调教师

调教师

「唔……」小炘又在房间里自慰……

自从不务正业的父亲意外地出了交通事故后,家里只剩下小炘和母亲音婷,保险公司赔了一笔赔偿款,除去还掉父亲欠下的赌债,余下不多的钱母亲给小炘买了一台电脑,家里的负担没了也听不见父母早晚的争吵了,可是为了生计母亲还是日夜奔波着。

小炘的学习不太好,自从12岁从父母房间里的地砖发现了几张色情VCD后,小炘被片中不算漂亮女优那淫靡的样子吸引,开始在无人时看着VCD含弄家中弃置的粗透明塑管,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女优黄黄的肤色透出的性感,小炘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后来小炘发现了家中热水器的喷头转开后剩下的合金水管可以喷水入自己的肠道里,在没有性知识的情况下,小炘进行了第一次浣肠,看着暖暖的热水不断地灌入自己的身体,然后喷出来,小炘感觉自己好像被插入一样,剩下慢慢流出的清水有种女性排尿的感觉。

于是小炘就开始了手淫和幻想,后来从同学和书店得到了一些A书和照片,里面一个女人跪着等待插入的样子更让小炘陷入幻想之中,看了A书后再次浣肠时小炘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男人射出来的精液灌满了一样,经过几次尝试后小炘接受了自己精液的味道,吞下精液的感觉像自己是淫荡的妓女一般。

虽然零用钱不多,但小炘偶尔会买一条香肠用以插入自己的身体,凭借着小孩柔软的骨架小炘居然做到了可以弯曲自己的身体舔到自己的龟头,虽然过后有种被压迫的痛感,但一次自己含住自己肉棒往嘴里射出精液的感觉使小炘继续尝试着。

买回电脑后小炘更从网上看到很多变装,变身和人妖的文章,渐渐地小炘喜欢上了乱文,偶尔想着和淫母乱伦又幻想变成女孩被哥哥和父亲奸淫,还有被继母强令变装,当然这些都不是对着真实的人物幻想。

暑假,母亲要去工作,小炘看了一篇色文在家中自慰,里面的变装主角被新主人用一个秘密要挟,从而做了主人的性奴隶,在主人的家里含着主人的肉棒,还时不时被叫过去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服装干……

小炘沉醉于幻想之中,尝试延迟自己射精的时间,因为射精后性欲会骤减,手指老是干不到肠道深处,突然电话铃响了,小炘不情愿地放弃趴在地板上的淫荡姿势站起来,走过去听电话,原来是母亲打回来的,说今晚加班不回来了,叫小炘加热饭菜自己吃。

小炘刚准备庆祝可以一直自由到晚上,突然电话又响了,里面是一个没听过的男音:「看来你很喜欢女生的感觉啊,门口有一封信,打开来看。」说完就挂断了。

小炘急忙披上衣服,走到门口的信箱,拿进来一个厚厚的信封,里面居然是自己自慰的照片,从侧面看上去就像一个没发育的女孩趴着在地上自慰,很是诱惑。

不知道这些照片是怎么得到的,小炘住的可是8层,也没有临近的楼房可以从远处偷拍,看着看着,信封里掉出一串钥匙,信上写着「用钥匙进到对门的房间,希望不要让我久等。」

「怎么会,怎么会被人发现呢?」小炘很着急,这样事情怎么会真的发生?

可是不去做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这样的照片不知还有多少,想着想着,看着时间已是下午4点多。

「没有办法了,只要在母亲回来之前搞定就好了。」

小炘安慰着自己,难道进去自己真的要舔弄一个陌生男人的肉棒吗?

小炘从走到对门的门前,心中很是紧张,又有一点恶心,因为小炘还是认为自己是男生。

打开门,脱下鞋子,居然没拖鞋,小炘发现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装修很像一个温馨的普通人家,有种特别的柔和香味,小炘关上门走进去,房子的电话响了起来,小炘找到电话:「我要很晚才到,你先等一下,从衣柜换上一套衣服到浴室浣肠,记得用蓝色的那瓶浣肠液,还有从衣柜旁边拿出两根自慰棒,如果等下你不想出血最好先放松地插进去适应一下,另一根用来舔弄。」

「可是……」

「不用担心你的母亲,我知道她今晚加班,而且你不能拒绝。」说完又挂断了。

「他怎么知道母亲会加班呢?」不过也没办法了,还是表现得差劲些,希望他等下会不爽地放弃吧。

尽管如此,小炘还是依照那个人说地走到衣柜,打开看到一排都是女孩子的服装。还有几盒各种颜色的丝袜和长筒袜,小炘一直都不敢拿母亲的衣服,因为VCD可能不大会留意摆放位置,但女人的衣服被动过是很容易知道的。

看着这么多女装,小炘心里有种莫名的兴奋,脱下自己的衣服,慢慢地穿上一件米黄色的小可爱,笨手笨脚地系好,穿上一件黑白间的柔软长袖,却发现没有内裤,可能是等下又要浣肠而没有准备吧。

小炘发现一双绿色的丝质开裆连裤袜,和小炘看的VCD上的一个女优一样的,没有裤脚穿上去直接裹着双足,感觉像是穿了丝袜,小炘双脚不禁摩擦了一下,中间开档的设计使小炘感觉自己好像特意选上这条裤子等着男人来干自己一样,小炘再拿出那两根自慰棒,走到浴室,双脚踩在光洁的白色瓷砖地板上有种滑滑的感觉。

也许是房子里没有人的缘故,小炘不知不觉中放松下来,刚才消退的欲望又慢慢强烈起来了,小炘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在家里没人时偷偷地自慰的习惯已经被了解得一清二楚,在强烈的环境暗示下小炘心里的紧张感变成了一种莫名的兴奋感觉,同样都是心理砰砰跳的感觉,小炘丝毫没有觉察的进入了情景……

看着同样的楼房设计,对门的房间的浴室比自己家的要大很多,小炘看着镜子突然想起了一种自己经常幻想的姿势——在宾馆浴室宽大的洗手台上照着镜子自慰,心中的欲望使小炘不由自主地趴了上去。

「等一下表现得差劲些就好了。」小炘想着,因为在家里已经浣肠一次,小炘拿起那瓶写着除味润滑的蓝色浣肠剂,灌了一些在自己的直肠里,然后用一根自慰棒插了进去。

虽然浴室门没有关,但是无人的房子都会使小炘有种想在这个房间幻想着被干的感觉,不知是自己淫荡还是一直以来都是家里无人时自慰的习惯造成的。

在家里的冲凉房太小了,此时小炘有了机会心中的欲望驱使着小炘作出各种淫荡的姿势,从未被这么长这么大的东西插进去过的身体在浣肠剂润滑下一下子插到了小炘肠道的深处,小炘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的感觉,其实这种浣肠剂是要稀释的,可是迫不及待地在洗手台看着自己自慰的小炘已无暇去看说明了。

欲望使小炘不断地按着自慰棒抽插着自己的身体,小炘不断想着小说里主角变成女生和男人干,然后小炘又趴到马桶上,手里拿起另一根自慰棒含入嘴里,另一只手依然按着下身的自慰棒。

小炘此时看着自己淫荡的样子,小炘的脑中不由出现了等下自己主动地吞吐着陌生男人的肉棒的场景,刚才还觉得恶心的小炘此时已把穿着女生衣服的自己当成了一个女生,想象着自己等下真的痴迷地躺在地上舔着嘴边的精液……

突然小炘的眼睛被蒙了起来,正处在快感中的小炘有种无力反抗的感觉,身后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男人身上的味道闻着居然让小炘有种放松的感觉。

「很喜欢这种味道吧,室内的香味混合我的香水会把人身体深处的欲望引发出来,很多用上后都变成了淫荡的黄种女人哦。」

小炘嘴里的自慰棒被拔出,接着一根香味夹杂着精液味道的肉棒伸到小炘面前,小炘自己居然迷恋地享受着这种味道。

「来吧,放荡的黄色皮肤的女人有种特别的性感诱惑,你很快会喜欢上这种感觉的。」说完把肉棒放到小炘嘴边。

小炘脑里出现了吞精片里女优嘴里精液多到漏出在身上还不断地舔着肉棒的样子,体内的燥热驱使着小炘像一只饥渴的母兽一样把肉棒含了进去,身体欲望感觉越来越强烈,下身那只手却不自不觉地停了下来,小炘任由下身的自慰棒自由滑出,双手撑地双腿调整了位置主动地向着面前的肉棒舔弄起来,脑里尽是口交的情景。

不知不觉间小炘已经在香味的引导下服从了自慰棒的快感,不需要主人的命令,更多几次服从之后,就会像印度的大象认为栓杆无法挣脱一样,潜意识的习惯于主人给予的快感,即使是在后期没有药物作用下也会顺着身体的渴望主动完成这一指令,这是鞭打无法达到的效果。

「脑里都是口交的画面吗还是在幻想自己在舔弄肉棒的画面?」

好听而极具催眠暗示的话语使小炘把脑里口交画面的主角换成了自己,下身的空虚渴望着被填满,身体却驱使着自己继续舔弄着肉棒,正在幻想着,男人把肉棒从小炘嘴里拔了出去,把小炘抱到洗手台上趴着,眼罩也解了下来,由幻想一下子到现实的画面使小炘停顿着……

洗手台上的水龙头被男人卸下装上了一根仿真的肉棒正对着小炘面前,也带着那种好闻的味道,面前的镜子却好像时间滞后一样显示着刚才小炘含弄肉棒的画面,镜子里的自己戴着眼罩,好像遇到难得的美味一样舔着面前的肉棒,看着自己还淫荡地摆动着穿着连裤袜的双腿,原本文静的自己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味道。

「唔唔……」听着自己的叫声,还有吸吮肉棒的声音,小炘可以听到自己紧张的呼吸声。

体内的躁动甚至比第一次看AV更为强烈,突然下身被一条肉棒插了进来,小炘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进入自己的身体,此时小炘才反应过来镜子的白种男人正是自己身后的男人,小炘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沉溺于色欲之中,所以全然没有顾虑到身后的情况,可是肠道里肉棒摩擦所带来的快感很快又占据着小炘的思绪,身体甚至主动地迎合着身后的肉棒。

「这种浣肠液可以让肠道获得强烈的快感,却也是要配合我身上的香水才有效果,这可是欧洲的违禁品哦,特别对黄皮肤用的,用上了就会上瘾一样迷恋上这种快感。」说着又开始慢慢地抽插着,快感让小炘的身体完全无法自控地摆动着以满足身体的需要。

「含得好会射出人造精液奖励哦。」听着男人带磁性的声音,小炘如同被催眠一样,温驯地像镜子里的自己一样,把面前的肉棒含了进去。

镜子里与小炘自己发出不同步的吸吮声让小炘感觉到一种羞耻的快感,好像自己第一次就在群交一样的感觉,在露出的感觉和不同步的声音的影响下小炘脸上红红地望着镜子。

「以后会经常有机会让你看到这些镜子投影电视,群交的时候四面落地的镜子投影会更有感觉哦!」说着镜子的画面变了,小炘被抱上了洗手台,慢慢地把肉棒含了进去,小炘知道自己现在做的动作等下还会投影出来,可是仿真肉棒射出一股精液让小炘无法自拔地再次深深含了进去,吞咽着嘴里腥甜的美味。

「等你注射了美人鱼变性药剂后,不知道会不会迷倒我们整个研究所的男人呢。」说着男人一边抽插着一边把手摸向小炘的乳头,不断地划着圆圈。

男人手上好像沾着一种液体,同时下身的冲击一下一下地满足小炘的渴求,让小炘忍不住又吐出嘴里的肉棒,像AV里淫荡的女主角一样自然而然地发出了娇柔的叫声,嘴边的精液止不住流了出来。

男人很有经验地在自己快要射精时拿出一根振动棒刺激小炘的小阴茎,小炘没尝试过振动棒的阴茎很快射出一股精液沾湿了连裤袜,几乎同时男人把精液射进了小炘的直肠里,达到高潮的小炘双腿忍不住变软跪了下去坐着,男人把肉棒上残余的精液涂在小炘的嘴唇上,同时把一个红色的项圈戴在小炘的颈上……

听了男人解释,他中文名叫周克,是欧洲某所研究所的一员,他们通过黄鳝等鱼类研发的美人鱼变性药剂能使人像一些鱼类一样变换性别,但是使用者必须身体心理完全接受变性的过程,而且临床细胞测试发现黄种人的排斥反应最小,通过某种筛选他们找到了自己,好像筛选条件还和测试者本身的淫欲渴求有某种关系,周克甚至说可以取得小炘母亲的同意,让小炘顺利完成变身。

说完,周克说他要去调教一个自己投怀送抱的荡妇,直到她变成一只会做爱的母狗,然后给了小炘钥匙,告诉小炘随时可以过来,所有东西可以随便用,也可以拿回去,茶几上有钱可以买点想要的东西。还要求小炘每次用过的东西除了项圈都要带回去,说完就叫小炘拿好衣服就可以回家,然后接了个电话就走了。

因为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会回来,小炘脱下连裤袜拿了个袋子装着,心里不敢违抗这个外国人的命令,因为违反了不知道对方会怎么对待自己,毕竟照片是在对方手里,看着马桶上的两根自慰棒,小炘犹豫了一下,拿两个袋子分开装好穿上衣服就急急忙忙地回去了。

回到家里小炘随便热了点菜吃了饭后就看着电视等着母亲回来,双腿在走回来时还在不由自主地颤抖,坐着才好一些,心里却在心不在焉地想着刚才的事,现在被对方控制住了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听说对方还要把自己变成女孩子小炘心里更是慌乱,心里期待母亲回来,又怕被母亲发现。

看到母亲过了9点还没回来,小炘回到房间准备睡觉了。9点睡觉是小学留下的习惯,虽然现在一般9点都睡不着,小炘还是习惯了9点回房。

躺在床上想着自己变成女孩子小炘心里很紧张又有点压抑不了的兴奋,本来到点回房间后小炘一般都是溜到母亲的房里上网的,但是现在小炘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小炘想起了看过的一个使自己兴奋的句子,三年前的小男孩如今已跨下承欢为人妻,不记得是哪篇变身文看过的了,里面主角好像也是被强迫变成了女生,想着想着小炘开始抚弄起自己的身体来,摸着自己的乳头感觉好像更敏感了些,下身的小弟弟也略微勃起了——

可是自己下午好像没有勃起,好像那个姐姐出卖弟弟的情节,姐姐染上了毒瘾,在弟弟不知情地注射了药剂导致弟弟的肉棒偶尔会软下去变成阴蒂一样敏感细小,然后引诱弟弟进行变装,把自己的衣服借给弟弟,自慰棒也随处放,让其爱上女装后鼓动弟弟注射雌性激素,给新妹妹化妆,然后带几个男人过来家里干自己和妹妹,让妹妹被男人调教喜欢上做爱,接着引诱妹妹和自己一起去夜场出卖身体,逐渐地让新妹妹染上性瘾,后来两姐妹一起到色情场所给各种不同的男人甚至公狗干,最后为了毒品把自己和妹妹都卖给毒枭,两姐妹一起抢着男人的肉棒舔弄……

小炘拉上窗帘盖着被子脱下了衣服,呼吸不由得变得急促起来,眼里望着箱子里锁着的连裤袜,忍不住又拿了出来……

「唔……好棒……」与此同时,音婷在一个别墅里的楼梯上被一个叫杜翰的外国男人干着,自从丈夫去世后自己感到很孤独,在一个一夜情网站上认识了现在的杜翰先生,杜翰先生与自己的丈夫的软弱好赌不同,杜翰先生事业上很成功而且在性事上很开放。

「喜欢吗?」

「唔……」

「还要吗?现在爬去阳台。」

杜翰先生强势但给音婷一种可靠的感觉,而且能带给以前丈夫所不能给予的快感,音婷很快迷恋上了这种半性奴半妻子的身份,原来的工作也瞒着小炘辞去了。

「啊……」音婷在快到阳台时又到了一个高潮,但仍努力向阳台爬去,心中的羞耻感已逐渐消失,颈上的项圈与狗尾巴已变得习惯,就如同习惯这种半饲养不用担心生活的生活方式一样,音婷相信杜翰先生会很快打好与小炘的关系,音婷像温驯的母狗一样趴在阳台上用口对肉棒进行清理。

「今天迟一点回家吧吧。」

「嗯……」音婷一边应着一边吞下精液,丝毫没有注意到屋里的香味……

第二天小炘醒来已是8点多,小炘昨晚自慰完睡着后母亲还没回来,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时候回到家的,走到厨房母亲已经煮好早餐了,吃完早餐母亲说了句「我今晚可能不回来,你要看好家门。」然后就去上班了……

听到母亲不回来小炘的心居然有种莫名的兴奋,全然没有注意到旁人看上去一眼就看出有种出墙红杏味道的母亲是穿着性感的衣服出的门。

音婷在杜翰的别墅里听着柔和的音乐,脱下衣服,戴上项圈和狗尾巴,在羊毛地毯上舒服地趴着,一进入杜翰的别墅音婷就好像变了一个角色一样,在这里她不再是一个母亲,而是只淫荡的母狗,甚至自己骗了小炘说已经吃了早餐然后空着肚子和直肠来到别墅的客厅里,等着到十点钟杜翰先生起来给自己喂特制的狗粮,自己甚至不能进入杜翰先生的书房用口交叫杜翰先生起床。

音婷并不知道自己在杜翰的催眠治疗下,自己丈夫死去的生活压力和精神空虚以及彷徨所压迫出来的忧郁而坚强的女强人形象所形成的人格的确已经被打破了,但同时自己在催眠中生成了一个性奴人格,从一个极端变成了另一个极端,而且这种人格在性欲的快感引导下正不断地加深。

杜翰使音婷放下了对经济的心理负担,又在一次次的性爱中使音婷慢慢地迷恋上做爱,甚至别墅的音乐都在令音婷对杜翰的依赖不断加深。

而杜翰也乐于使音婷变成一个听话的性奴,在被注射了避孕针剂后音婷就没抗拒过杜翰先生在身体里射精,反而迷上了内射的感觉。

杜翰起来后把音婷牵进一个笼子里,并没有喂给音婷食物,然后叫仆人把笼子搬进房车里,音婷看着仆人看自己的裸体,一种不知羞耻的感觉让音婷感到兴奋,早在之前,杜翰已经对音婷说要变成淫妇就要做与汉家文化的礼仪廉耻相反的训练。

首先是丢弃礼,彻底放弃做人的身份,只能被主人牵着走,不准立起,随心所欲,可以在草地上随的大小便,不嫌脏,趴着舔食地上食盘的牛奶,弄得满脸都是也不准擦。

然后是放弃仪,就算被干到口水直流下身失禁潮吹也不要注意形象,放开仪态,在群交时被男人用自己的脸来擦肉棒和在脸上射满精液时都要依着心里的快感做出喜欢或满足的表情,不用顾忌。

再就是唾弃廉,不要在意自己的名声,就算被说成淫妇荡女都当作称赞,甚至在公园裸露着全身精液地被发现了或者十街八里都知道自己的淫荡也不介怀。

最后就是失去羞耻,丧失羞耻的感觉,即使做出再难堪的动作也不感到难为情,要把羞耻心变成快感的来源,享受偷情的感觉,被发现了就拉着一起群交,即使被一群人看着,被狗干着,被拍成影带也不羞耻。

现在音婷正在进行仪的阶段,在车子里音婷从笼子里爬了出来,身上穿上了一套汉服,却没有丝毫文雅地含着杜翰的肉棒,含着杜翰先生的肉棒音婷心里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和满足,而且比起之前刚开始放弃仪时要做出各种大胆的动作时已经好多了。

随着杜翰给自己看的各种肤色的男人干黄皮肤的日本女人的AV,音婷心中的尺度也变得越放越大,音婷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会被各种各样的镜头拍下来。

几天前一次杜翰命令自己躺在地上满是自己的照片的房间里自慰,满地的照片吓了音婷一跳,因为音婷发现自己满足的样子比AV里的女人更放荡,甚至自己都怀疑那个美丽而诱惑的女人是不是自己。

自从丈夫去世后音婷就觉得自己只会接受比自己优秀的男人,但是现在杜翰先生却让自己进入了一种自甘低贱的母狗身份,不断地追求着快感,甚至现在音婷对杜翰提出的高等阶层的变装宴会都有点心动了,那里都是成功人士,而如果自己参加的话却要被当作母狗一样爬着被牵进去任由那些男士甚至是侍应生干,可是看看现在自己张开大腿不顾形象地吻着杜翰的粗大肉棒音婷心中已经非常兴奋了。

音婷看着自己被干着的影片感觉已经和自己看AV时一样了,还有一种杜翰先生所说的代入感,再看回AV反而觉得里面的女优就是自己。今天自己来的路上居然越靠近杜翰先生所在的别墅区自己的下体越变得湿润,好像身体期待着被插入一样,音婷甚至不敢想象自己到了耻的阶段会变得多么淫荡。

「现在我们在去参加变装宴会哦。」杜翰先生突然说了句,音婷抬起头来望着杜翰先生,杜翰看着音婷有点迟疑的样子,说:「上次做催眠治疗时你告诉我你很渴望哦。」

音婷听到脸红得不行,想不到自己被催眠时会说出这么淫荡的话来,可是自己的心现在却跳动得厉害,全身也有点燥热的样子,忍不住点了一下头,然后在杜翰先生的示意下再次把肉棒含了进去,含弄着直到射精后在张开嘴露出满嘴白浆再慢慢吞下……

几乎母亲前脚出门,后脚小炘就接到了周克的电话,在周克电话里的要求下小炘连早餐没吃就过去了,走进对门周克房子的大厅里多了个很大的白色仪器,旁边一个赤裸裸的十八九岁的大姐姐好像睡着了一样躺着。

周克叫小炘躺进仪器里去,小炘拼命反抗着!

「你以为是什么东西吗?如果告诉你你们看的欧美科幻大片里的科技其实现实我们都已经掌握了你会怎么觉得呢?」

「什么?」小炘忽然发现这个仪器很像人造阿凡达的控制台。

「想起来了吧,躺进去吧。」小炘看着大姐姐的身体:「你是说……」

「想不到吧。」

眼前的仪器好像饥饿时的美食一样吸引着小炘。

「如果你不进去那我现在就给你注射美人鱼变性药剂好了。」

犹豫了一下,权衡后小炘躺了进去,盖子盖上后小炘耳边出现了:「同步率23﹪……78﹪……100﹪」,张开眼睛后发现自己在控制大姐姐的身体,感觉好像高大了很多,往下看自己多了一双肉球,脚趾也很好看,下体稀疏的耻毛很是可爱,修长的双腿有种轻盈的感觉,长头发不是很习惯。

「这个淫女在和三个男人一起同居哦,你去代替她一天吧。」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啦,他们每天就在一起淫乱,这个女人都忘记了什么时间了今天他们三个男人都不用工作哦。」说完给了小炘一份资料,大概介绍了他们的关系,她是出来买早餐的,你提着早餐回去就好了。

「你要扮得和她原来一样,不要被发现哦,不然会有惩罚哦。」说完叫小炘穿上一条牛仔短裤和胸罩以及上衣拖鞋。

「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关系,三男一女,还有这个不可思议的机器?」尽管这样想着,小炘还是提着早餐向着那片很多民工租房子住的城中村走去……

「哧……」仪器被打开了,周克拿出一支针管给小炘的身体注射了进去,还拿出一条食管伸入无意识的小炘的食道里,食管直接往小炘胃里缓缓地流出周克所说的营养人造精液,还有一个氧气筒,然后盖上仪器,开车向市中心一个高级会所去了……

小炘走着走着才发现自己没穿内裤,可是按照周克的命令10点之前必须回到这个叫筱蓉的大姐姐的住处,小炘想到自己是在走去被三个陌生男人干还要扮到大姐姐原来很淫荡的样子不被发现,心里很是紧张,可是下体居然湿了起来,控制着大姐姐的身体感觉很是奇怪,这具身体本来就有种淫荡的感觉,心中一直有扮演别的女人的角色和男人干的幻想,但短短十几分钟居然变成了现实。

拿钥匙打开门,走进那个出租屋里就听见一个男人嚷起来:「怎么去那么久啊。」

「楼下的早餐店不知为什么没开门。」小炘按着资料回答着然后放下早餐。

「诶?怎么只有三份豆浆?」

「阿蓉,你不是一向都是吃精液就包子的嘛。」一个男人躺在床上,露出粗大的肉棒高高竖起,仔细一看,原来自己只有一个包子,怪不得可以就着精液吃可能女生吃得少点吧。

「快上来啊。」小炘想到现在大姐姐应该是脱下粉红色的拖鞋拉下裙子光脚走上床去含弄肉棒的。

正当自己不知所措的时候,后面走出一个男人三下两下熟练地把筱蓉拉下了牛仔短裤往床上抱。

「啊……」自己突然被抱着腰放在床上边沿后面就被肉棒插了进来,「不,啊……」可是体内的肉棒已经抽插了起来,小炘只能跪趴着用手支撑身体,一种没体验过的快感很快从下体传来,湿湿的阴道被很容易地被深深到底,肉棒在里面不断地进出着。

「啊……」因为是经常做爱的身体,小炘甚至没感觉到不适,可是跪在床上的小炘的耳边突然出现了「同步率56﹪……23﹪……」,然后小炘感觉大姐姐的身体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了。

「好棒……」大姐姐没有经过小炘控制开口说话了,小炘发现身体已经重新由大姐姐控制了,可是自己的意识还在大姐姐体内。同步率却降到23%后就耳边就没有声音了,大姐姐的身体开始迎合起身后的男人来,主动地坐了下去,很快第一个男人站起来把肉棒伸到了大姐姐面前,大姐姐好像很好闻的样子闻着肉棒的味道深深含了进去。

「唔……唔……」大姐姐挣开了一下,甩开拖鞋脱下上衣却又马上被后面的男人拉住腰部深深拉了回去,肉棒又插了回来,大姐姐反而向后跪爬着让男人插得更深入,然后笑着把面前的肉棒吞进喉咙深处,小炘感觉笑着把男人肉棒含进去的好像是自己,又好像不是,但下身的快感却真切地传来,不由自主地一下一下向后摆动着。

「啊……」快感使自己叫了出来但很快大姐姐又把肉棒含了进去,「同步率39﹪。」小炘刚才居然控制着这具身体发出了一声呻吟,好像自己越是淫荡同步率就越高,最后和大姐姐一样变成一个淫女就能控制这具身体了。

后面的男人好像很熟悉大姐姐的敏感点,一只手伸前摸着自己的乳头,虽然两个男人样子都不怎么好看,但现在自己任由他们来干自己的模样,有种谁都可以上的感觉。

「下午下叫了几个同乡的兄弟上来,说好了一人给一百。」第三个男人从外面回来了,甚至门都没关就说了一句。

小炘怕被外面的人看到,可是大姐姐被门外的风吹进来屁股凉凉的反而丝毫不在意的样子,体内反而好像因为兴奋有点轻微抽搐起来,大姐姐居然下贱的喜欢其他男人进来干自己,看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后面的男人往大姐姐的体内射出了精液,大姐姐反而双腿夹紧了男人的身体丝毫不担心会怀孕的样子,前面的男人把肉棒从嘴里拔了出来,同时大姐姐的嘴里发出了一声令人脸红的唔啧声,然后满足地躺在床上。

男人拿起一个包子抠出里面的馅吃下,然后把龟头伸进口子弄了一下,然后递到大姐姐嘴边。小炘从小口里看到包子馅里都是精液,大姐姐把包子含进嘴里一咬里面流出了腥腥的精液然后吞了下去。

躺了一下第三个男人打了个招呼大姐姐爬起来如玉般的赤足踩在地上,由刚才到现在每一个动作都让小炘感觉到脸红,可是大姐姐很快对着地下跪了下去趴着,从床脚拉出一盒毓婷吞了一颗下去,和第三个男人开始干起来,这次大姐姐很快达到了高潮,小炘第一次感觉到女性的高潮,大姐姐笑着叫床的嘴里流出了一条条涎子垂到地下。

小炘突然发现身体由自己控制了,其实是筱蓉第一次被控制意识在高潮下晕过去了,小炘认为自己的同步率已经达到了100﹪,而小炘本身也已经无法抗拒自己的需求,于是顺着大姐姐的动作接着迎合起来,慢慢地吞下了满嘴的口水后,屁股被男人拍了一下,小炘不敢放声叫,只是哦……唔……的闷哼着。

「阿蓉怎么变得这么闷骚了?」第一个男人回过气来又把肉棒伸到小炘面前刚从高潮下来的小炘忍不住脸红着把肉棒含了进去吸吮起来,此时小炘感觉自己已经变得与大姐姐一样淫贱了,只会不断地向男人索取着快感,小炘甚至觉得住在这里随时能被男人干的生活也不错……

整个下午小炘都和三个男人在屋子里干着,小炘发现大姐姐的身体高潮后还能不断地持续获得快感,三个男人的精力也大致能轮流回气,这具充满欲望的年轻肉体完全无法抗拒一次又一次的插入,直到下午四点多小炘侧躺着躺在床上舔着嘴边的精液,身体里还有一根半硬的肉棒在里面,几个老乡说有事要晚上来,小炘心里居然有一丝莫名的失望的感觉。

小炘在出租屋里躺着睡着后醒来发现意识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一看仪器的时间显示已经是5点多,仪器盖子早已已经打开,自己的旁边有一张周克的留言叫自己自行回家,仪器写着「password」。

看来自己不能独立使用了小炘居然没有饿的感觉,回到家中收到了母亲的留言信箱说今晚不回来了,吃了两口晚饭小炘就没胃口地走到冲凉房洗澡,想到晚上大姐姐要面对七八个男人,小炘忍不住在浴室里自慰起来,(如果晚上的是自己就好了……)

想着小炘有点感觉自己很变态,但是又忍不住走去衣柜最里面的格子拿出昨天拿回来的女装和自慰棒,想起今早里面满是精液的包子,小炘想象着自己是现在面对着七八条那三个男人说的大鸡巴的大姐姐是自己,在家里狭窄的冲凉房,小炘知道今晚还要解决自己身体的欲望……

音婷戴上了一个蝴蝶眼罩赤身裸体地被杜翰先生牵进宴会厅里,进来的时候音婷被门口的医生给自己注射了一支针剂,杜翰先生说是进去所必须的。

宴会厅最外面是一个可以看到全市风景的落地玻璃,周围都是自助餐美食,音婷发现宴会厅里全部都是戴着各式各样眼罩的黄皮肤女人,一个穿着欧式长裙的贵妇人跪坐着吻着面前黑人的肉棒;而穿着和服的小姐躺在地上吸吮着手指上的精液。

餐桌上苗服裸足的少女坐着,露出了白洁修长的双腿,双腿上面铺满了生鱼片,但苗服里面私处的位置好像放进了跳蛋,所以她的双腿不断地颤抖着,一个女孩子被一个白人男士牵着爬过来。「你们黄种女人不是都很淫荡的吗?你不是很喜欢被外国人看吗?有新先生和母狗进来了还不介绍一下自己。」

「我是……我是小韵,XY大学的大学生,我在XH运动会做志愿者翻译时主人路过要求我解决性需求我很好地完成了我的义务,然后跟着主人来到这里,可以每天练习外语以及获得快感,而且主动要求注射了黄种女人的针剂,我很喜欢现在这种生活,做一条漂亮淫荡的……」然后还没说完女孩就被白人深深地插入体内驱赶着爬向落地玻璃。

「其实你很喜欢暴露但是下贱地要比你强的白种男人强迫你才肯裸露自己的身体来享受羞耻吧。」女孩满脸通红地点了点头然后向着落地玻璃爬了过去。

「怎么你们这些外国人都会说汉语?」看到了女孩的自白音婷下身已经再次湿透了,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我只能说你们有一位很高等的女士现在在美国享受着不同白人在地下室轮奸的快感快爬过去吧。」说完杜翰指着对面的宴会席叫音婷爬过去。

左边一个类似酒吧包间设计的房子,一个躺在四方桌子上的女人周围摆满了酒,脸上醉红却一脸满足地用双腿缠着下身干着自己的男人,手里捧着慢慢的一杯类似精液的白浆慢慢地吞了下去。「那边啦。」杜翰纠正了一下。

再远一些的地方十几个男男女女在一起进行着淫乱的群交,一个戴眼镜的女士抬起头望着眼前高高在上的肉棒,她前面的白人好像玩弄着她似的用肉棒敲打着她的眼镜,女士长大着嘴期待着,同时配合地摆动着屁股迎合着身后的黑人。

终于白人把肉棒伸到了她嘴边,这名女士心满意足地含住肉棒吸吮起来,原来不是全部女士都戴着眼罩,但是几个不戴眼罩的女士最放得开,一个女士被两个男人放开后躺在地面已经全身不能动弹了,只剩下双腿慢慢地在地面划着。

音婷看着那个女人,「难道要我可能会去代替她的位置吗?」这样想着音婷的下体变得更湿了,可是一个男人站起来后一个原来被他挡着的女士露了出来,她的双眼被蒙着,戴着球型口塞和脚铐,双手在帮两个男人打着飞机,全身浸濡着精液,下身滴着蜜液。

「如果你不听话就要像她一样受性欲的折磨哦。」杜翰在音婷耳边说,随着自己一步一步地爬着过去,心中的兴奋越加强烈,好像原先心中的廉耻也消失了一样,自己只想着过去和他们一起淫乱,爬到那里音婷的鼻子里都是淫靡的男性肉棒勃起所独有的味道和精液的气味。

杜翰朝着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学生走过去,女学生把杜翰先生的肉棒含了进去开始缓慢地吞吐起来,音婷一被放开了狗链就被几个想尝鲜的男人用粗大发热的肉棒放在音婷脸上,尽管说自己对群交感到兴奋,但真的几根发热的肉棒把龟头抵在自己脸上音婷还是不敢做出淫妇的行为。

「你第一次注射黄种女人的针剂吧?」一个男士说,「针剂注射的本身也没有快感,但是注射后会让你完全放开自己,做爱时可以完全投入忘掉一切地去迎合男人索取快感,让你变得连你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放荡,身体也会享受自己的堕落刚开始你甚至会觉得没有注射获得的是不够彻底的高潮。但是等你适应了这种感觉后你就不需要注射针剂了,因为那时你已经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淫荡的黄种女人了。」——原来在自己体内的药剂只是让身体放开一切顾忌吗?

「还不敢把肉棒含进去吗?东方女人真是含蓄呢,不过等下你就会主动地把每一根伸过来的肉棒吞进嘴里。」一个男人哈哈的笑着。

「难道说注射了之后都会变成她们一样淫荡吗?」尽管不敢相信,但身体的欲望好像在不断地驱使着自己做出动作,看着旁边的少妇脸上戴着眼罩毫不顾忌地用着一个音婷在AV里看过而不敢尝试的姿势在旁若无人地叫床,好像给了音婷一种也可以放纵自己也不会被别人知道身份的感觉。

自己现在只是一个荡妇的角色,正在追求着异样的刺激,忽然音婷发现自己后面也已站满了男人,自己当作一个新猎物被围在男人的味道当中,音婷忍不住含住了一根肉棒,同时下身被一根不知道颜色的肉棒插了进体内,「唔……」音婷开始迎向自己的堕落……

(待续)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