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任务

写在正文前的话:

【吕奉先】第一部已经完结了,关于第二部我要好好构思一下,毕竟我原来的初衷是按照历史来写,结果现在全乱了。而且有些兄弟说读起来像是白开水一样没有味道,那我就试着以第三人称来写一下,嗯,就是这一部了。

关于这一部小说,我想说的是,名字是不是很唬人,哈哈哈,其实名字就是我瞎起的,希望各位能多给建议和意见,其实每次有新的回复我都会点开来看的。另外再严肃的说一句,以后像「作者傻逼」这样的回复心里说说就可以了,直接这样回复会被禁言的。最后再次谢谢各位赏脸点进这个帖子。

正文

关容站在三户城的天守阁上,看着底下正在田里劳动的人们,嘴里叼了根稻草,全身懒洋洋的。

「我说景略,我们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身旁那个叫景略的男子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敲了一下额头,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

其实关容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他原本是一家公司的程序员,那天刚上班打开电脑,桌面就突然弹出了一条消息。

「你想变成最强的人吗,你想玩遍世界上所有的美女吗?」

哟呵,无限恐怖呢,关容当时就被逗乐了,这肯定是某个游戏公司想出来的招数,他想也没想就点了是。

我特么真是手贱啊,关容后来不止一次的这样想着。

当关容点了那个是之后就失去了意识,等到再次醒过来时就已经来到了现在呆的这个地方。

关容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让自己接受穿越的事实,不过当他看到自己手腕上那个像手表一样透明的东西还是很吃惊。

「这个时代居然有这么先进的东西?!」

「滴,系统正在启动,滴,系统启动完毕。」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关容脑海中。

关容吓了一跳,他左顾右盼找寻了很久,始终没找到声音发出的地方。

「滴,宿主不要激动,我现在是在你的脑海中直接和你对话。」

「宿主?!是在说我吗?」关容小心翼翼的问。

「滴,下面开始传达本次任务的信息。」脑海中的那个声音又响起了。

「等等等等,你先说说我为什么会到这里。」关容有点着急,他现在迫切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滴,由于宿主自愿加入此次时空计划,所以才会出现在这里。」那个声音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时空计划?自愿?我什么时候自愿了?你们这是非法绑架!我要报警!」关容质问道。

于是关容脑海中立刻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带着贱笑的青年坐在一台电脑前,读着屏幕上的字。

「你想变成最强的人吗,你想玩遍世界上所有的美女吗?」

然后就是青年握着鼠标点击了是,再然后就是直接被吸入电脑中。

关容站在原地呆了几秒钟,然后开始大声咆哮起来。

「你们这是虚假广告,是违法的,快放我回家。」

「滴,宿主自愿退出本次计划,遣返程序开始启动,本次遣返意外可能性为99。99% ,倒计时60,59,58……」

「等一下,我能先问一下这个意外指的是什么吗?」关容急忙叫停了这个程序。

「滴,意外指的是时空乱流,宿主会被卷入时空乱流中,会永远在时空乱流中流浪,直到时间的尽头。」

「时间的尽头?!」关容咽了下口水,这个后果好像有点可怕,关容想了想,又问道,「如果我参加这个时空计划,会有什么好处吗?」

「你想变成最强的人吗,你想玩遍世界上所有的美女吗?这个就是好处。」

关容看了看自己右手,恨不得直接拿刀砍了。

「好吧,说说这个计划吧。」反正也回不去了,不如先听听这个计划。

「滴,解说程序启动,请宿主注意查收。」

关容还想说什么,忽然脑中一阵剧痛,然后数以亿计的信息直接冲入脑海,他抱着头在地上无力的打滚着,失去意识前只来得及说了一句话。

「这特么真是简单粗暴啊!」

……

等到关容再次醒来后已经是晚上了,这时的他已经躺在房间里的地板上,双眼看着天花板,过滤着脑海中的信息。

这个所谓的时空计划其实就是一个无聊的人想出来的一个无聊的游戏,游戏里会发布一些任务,然后由关容这样的参与者去完成,再然后得到奖励,嗯,就像网游中的打怪升级一样。

这些任务都有等级之分,最难的为S级,最简单的则是F- 级,关容现在的任务等级是D- 级,按照系统的说法,这任务其实就是一个新手教学。

关容现在所处的时代是日本战国时代,而他的任务也很简单,就是统一日本。

关容刚知道这个任务时惊讶的嘴都合不拢,统一日本?!就靠他一个程序员?!这个任务还只是D- 级?!这明明是S的任务好吗。

为了这事关容没少和系统吵架,但系统坚持认定这是D- 的任务,不过关容这架也没白吵,还是从系统那里挖了点好东西,他从系统那里拿来了两百粒妖化丹。

妖化丹,顾名思义这是使人或者其他动物妖化所用,妖化后身体的各项指数将是原来的十倍,这个可是好东西,有这么一只妖化后的部队,对以后的争霸日本将有巨大的帮助。

另外系统还给他安排了两个家臣,这可不是普通的家臣,是从中国各个朝代里挑选出来的顶尖谋士和武将,而且以后完成任务给的奖励也可以用来换取这些文臣武将。

而系统其实就安装在关容手腕上那个像手表一样的透明物体,这个手表有着非常强大的功能,但要开启这些功能同样需要完成各种任务,现在关容唯一能使用的功能就是和系统对话,还有就是将别人说的日语翻译成中文并自动生成在他的脑海里,同样的,他说的话也会自动翻译成日语并出现在别人的脑海中。

最后一样,就是系统给他安排的身份,他现在的身份是南部晴政的一个家臣石川高信的女婿,他的女儿石川施恩惠就是系统给关容安排的老婆。

关容听到石川施恩惠这个名字后反复确认,终于肯定了这个石川施恩惠就是他所在的那个时空里日本东京热的一名女优,被系统拉到了这个时空给关容做老婆,而且系统还向关容透露,以后这种福利将会有很多。

关容听到了这个消息激动了很久,他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花板,用力握紧着拳头,心中坚定了一个想法。

「嗯,先试试这个老婆的床技是不是真的那么棒!」

……

关容这个想法到最后也没实施,因为石川高信战死了。

便宜老丈人刚死,自己就想着试试他女儿的床技,这种话关容无论如何也是说不出口的。他只能尽力安慰自己媳妇,同时偷偷打量着。

关于石川施恩惠的信息各位就去百度一下吧,我也不再骗字数了,反正就是面容甜美,五官精致,缺点是个子比较矮,但优点是什么花样都能玩。

石川高信死后,南部晴政就把他的儿子过继了过去,改名为南部信直,对他那是相当的溺爱,有时候关容甚至怀疑南部晴政其实就是隔壁老王,这货就是他自己的种。

但是南部信直却是非常讨厌关容,这让关容觉得很莫名其妙,我压根就不认识你,你这突如其来的恨是要闹哪样啊。

不过南部晴政倒没有为难关容夫妇,也把他们安排到了三户城的天守阁住下,顺便把关容的两名家臣也带了过来。

「我说景略,你到底有没有什么主意啊,我都快被信直那货烦死了,整天瞪着我,像是欠了他几百万一样。」

那个叫景略的男子就是中国古代十六国前秦的丞相- 王猛,关于王猛的资料也可以百度一下,反正就是很牛逼的一个人物。

王猛敲了敲额头,笑了笑,「主公如果不想看见信直,那么我们直接搬出去好了。」

「搬出去?搬哪去?这里挺舒服的。」关容伸了个懒腰。

「呵呵,主公就不怕看见信直那货了?!」王猛呵呵一笑。

关容伸着懒腰的手僵在了半空,然后又举起来对着天空大喊了一声,像是在发泄自己的郁闷。

「主公要不咱弄个城主当当,换座城住住?!」王猛又笑呵呵的问关容。

「城主?!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啊,现在南部家就那么几座城,你觉得南部晴政会把那座城给我,八户还是不来方?」关容转过头问王猛。

「一座都不给。」王猛还是笑呵呵的。

「老王,」关容拍了拍王猛的肩膀,「以后这种玩笑就不要开了,很打击积极性的。」

「我老王可不敢开主公的玩笑,我是说真的。」王猛收起了笑容,一脸的严肃的用手指了一下西边。

「西边,西边,」关容喃喃自语着,忽然抬起头看向王猛,「老王你不会是说津轻吧?!」

「正是津轻,主公岳父为了讨伐津轻为信而战死,现在主公再去为岳父报仇,同时又能为南部家夺回津轻地区,南部晴政肯定会同意。津轻为信为人善战,主公去与他交手,南部信直为了除去主公,肯定也会同意。如果我们击败了津轻为信,主公再把他的军队收编,南部晴政也只能同意让主公当城主了,如果不行,我们就学津轻为信自立。」王猛分析的是头头是道。

「老王你实在太厉害了,可是我们有什么实力去拿津轻?」关容摊了摊手。

「主公你不是有两百颗妖化丹吗。」王猛一脸贱兮兮的笑容。

「我靠,老王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我就这么点家底,全让你看光了。」关容捂着口袋跳了起来。

「这点细节主公就不要在意啦,我们还是来研究一下怎么夺取津轻吧。」王猛一把揽过关容,俩人开始嘀咕了起来。

天下一统卷之日本篇第一部第二章

一切如同王猛所料,南部晴政果然同意了关容的计划,而且更是拨出了两千足轻给关容,一应后勤也准备的很充足。南部信直也假装很关切的慰问了关容,对于关容这次自杀式行动表示了非常大的乐观。

「关容君,如果你这次回不来,我会代你好好照顾我姐姐的。」南部信直满脸的笑容,然后朝关容挥了挥手转身就走,不给关容任何还嘴的机会。

「我呸,」关容朝地上吐了口痰,「什么玩意,你不就靠着你那个假爹嘛,等老子拿下了津轻当了城主,我看你还能怎么得意。」

说归说,关容对于此次出征还是很看重的,他把另一个家臣找了过来,此人身高八尺,赤脸长髯,丹凤眼……好吧,其实就是关羽关二爷。

对于打仗这种事情,关羽和王猛都是内行,关容和他俩研究作战计划其实就是在一边旁听,偶尔大呼小叫两句,没办法,他就是一个程序员,就算想学范厨师不看菜谱改看兵法,那也是来不及了。

在打了第六十三个哈欠后,关容终于决定出去走走,顺便看看自己媳妇都在忙些啥。

关容哼着小曲直接进了石川施恩惠的房间,此时的石川施恩惠正在熟睡,两眼依然带着泪痕,关容在她身旁坐下,看着她精致的脸庞,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了一下。

「呼,这手感真不错,」关容忍不住又摸了一下,「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手感如何,要不要……嘿嘿……」关容一脸猥琐的笑容。

其实对于自己的这个老婆,关容是没有任何感情的,这是系统给他安排的,俩人连培养感情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成夫妻了,而且石川施恩惠以前是干吗的,关容比这里任何一个人都清楚明白。

关容举起自己的咸猪手,又看了看熟睡中的石川施恩惠,猥琐的笑了一下,慢慢把手伸向她丰满的胸部。

「滴,宿主获得一点愉悦点,现共有一点愉悦点。」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在关容脑中响起。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关容差点跳起来,等反应过来后关容立刻破口大骂,「这什么破系统,以后亲热的时候突然来这么一嗓子谁受得了,等等,这愉悦点是啥?」

「滴,愉悦点可以用来兑换各种奖励。」

「那么怎么才能拿到愉悦点呢?」关容好奇心大起。

「滴,愉悦点一般由宿主和宿主的配偶产生,比如宿主和配偶在做某些臭不要脸的事情的时候,在身心愉悦的情况下就会产生愉悦点。」

「臭……臭不要脸???」关容满头的黑线,你才臭不要脸呢,你全家都臭不要脸。

不过这个愉悦点倒是个好东西,能够换取各种奖励,想想就要流口水。想到这里,关容又看了一眼石川施恩惠,脸上露出了一丝猥琐的笑容。

「嗯,我是在试验怎么获取愉悦点,对,我是抱着研究的心态来干这件事的。」关容站在床边对自己做了一番自我催眠,然后又伸出了罪恶的咸猪手。

还没等关容的咸猪手靠近,石川施恩惠就已经醒了,看起来好像是关容刚才的骂街声把她给吵醒了,她揉着一双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着一双伸到她面前的手,好奇的抬头看了关容一眼,然后露出一脸甜美的笑容,「夫君~ 」。

看着一脸温柔的媳妇,乍着两只手像是准备发动感光波的关容很是尴尬,他一把抓起石川施恩惠的手摇了两下,觉得不适合,又放下举起手嗨了一声,想想还是不适合,只能站在那里尴尬的笑着。

石川施恩惠还是一脸温柔的笑容,她站起身给关容倒了一杯茶,然后捧着茶送到关容嘴边,

「夫君请喝茶。」

这日本女人就是不一样啊,实在是太温柔了。关容一边感慨着一边拿过杯子,然后就是一饮而尽。

看着石川施恩惠带着满脸的不可思议看着自己手中空空如也的茶杯,关容心头咯噔一下,坏了,日本人喝茶好像很讲究的,我这么牛饮算不算是砸场子啊。

「那个啥,啊,我刚刚经过,就想进来看一看你,现在你也醒了,那啥,我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啊。」关容说完也不等石川施恩惠回话,放下茶杯直接就是落荒而逃,留下身后的石川施恩惠瞪着一双大眼好奇的看着关容的背影。

呼,关容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你妹的,这女人还真是老虎啊。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出这结论的。

整理了一下衣服,关容一本正经的回到先前的作战会议室,王猛和关羽哥俩也把作战计划研究的差不多了,看到关容进来,王猛直接就递上了一本小册子。

「这是啥?」关容好奇的打开册子,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这是我和云长制定的详细的作战计划,请主公参阅。」王猛给自己和关羽倒了杯茶,坐在一边细细品着。

关容偷眼看了一下正在喝茶的王猛,这茶果然是要这么品的吗,然后咳嗽了一声,

「这作战计划是不是有点太复杂了?」

「主公这么一说,我觉得也是有点复杂了,要不请主公制定一个作战计划吧。」王猛放下茶杯,笑吟吟的望着关容。

我靠,老王这是要看我笑话啊,我可不能被他看扁了。关容清了清嗓子,沉吟道,

「我的作战计划只有一个字。」

听到关容的作战计划只有一个字,不仅是王猛,连一旁摸着胡子装深沉的关羽也不禁凑了过来。

「那个字就是- 打。」关容可能觉得光是这样说出来还不够气势,还举起手朝着自己前方斜劈了一下,用来配合自己的话语。

王猛和关羽对视了一眼,脸上都是一副看到了白痴似的表情,王猛拿起茶杯想要掩饰自己的表情,冷不丁一大口茶喝了下去,呛的直咳嗽。关羽在一旁看到了,一不小心拔下了好几根胡子,心疼不已。

「主公,」王猛一边咳嗽一边朝着关容摆摆手,「主公这计划果然是天衣无缝啊,属下佩服。」

关容觉得玩笑也开够了,一边拍着王猛的背一边说道,「论打仗,我肯定是不如二位了,所以这具体的计划还是由二位说了算,我就给你们做做后勤工作。」

三个人再次凑在一起小声嘀咕了起来。

……

入夜,关容站在房间门外,满脸的紧张。

一个纯情小处男要面对一个身经百战的女优,换我我也紧张啊。

关容深吸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石川施恩惠正跪坐在地板上等他。

「夫君~ 」石川施恩惠见关容进来,赶忙站起身来迎接。

关容伸着手,任由石川施恩惠给自己脱衣服,冷不丁的被她碰到了下身,一股快感直冲脑门。

「滴,宿主获得愉悦点三点,现在共有四点愉悦点。」脑海中的声音准时响起。

「喂,我们打个商量行不行?」关容问系统,「以后你能不能不要老是一会就滴滴滴的,这什么愉悦点能最后一起结算吗?」

「滴,系统将在每晚十二点准时结算各项点数,请宿主注意查收。」说完系统的声音就在关容脑海中消失了。

赶走系统后关容心情大好,想着今晚便要被破处,心情更是异常激动,一个冲动之下,关容的手已经搭上了石川施恩惠的前胸。

石川施恩惠一脸的羞涩,停下给关容解衣服的手,开始慢慢解着自己衣服的扣子,很快的,一具白皙娇嫩的酮体出现在关容面前。

关容颤抖的伸出手慢慢抚摸石川施恩惠的乳房,感受着那肌肤传来的触感。

这特么真是大啊,关容忍不住惊叹着,又伸出手轻轻捏了一下石川施恩惠的乳头。

石川施恩惠被关容这么一捏,忍不住一声娇吟,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关容怀里。

美人在怀,关容这纯情小处男终于是忍不住了,那勃起的阴茎在裤裆里一跳一跳的,恨不得立刻就把石川施恩惠给上了。

石川施恩惠迷蒙着双眼,一只手已经悄悄伸进关容的裤裆,一把抓住关容的阴茎,慢慢撸动着。

关容这处男本就已经快到射精边缘,被石川施恩惠这么一弄,终于是忍受不住,一声呻吟后,精液直接射在裤裆里和石川施恩惠的手上。

关容看着石川施恩惠,笑容很尴尬,这枪还没发射,仅仅是擦了两下就走火了。

「她不会以为我是阳痿吧。」关容有点担心,怕自己会被媳妇瞧不起,这可关乎到男人的尊严。

石川施恩惠把手从关容裤裆里伸出来,看着满手的精液,那精液的量让她有一点意外。关容刚想解释,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大吃一惊。

石川施恩惠把手放进嘴里,津津有味的舔着,一脸陶醉的表情,一边舔一边眼睛还看着关容。关容的阴茎瞬间又硬了起来,把裤裆顶的老高。

石川施恩惠舔干净手上的精液后,看着关容的裤裆,一把扒下,然后凑上前舌头张开嘴舌头一卷,整根阴茎被她吞进口中。

关容只感觉到脑袋嗡的一下子,下体传来的那股快感让他的头脑一片空白,阴茎极速膨胀中,然后又是一下子猛烈跳动起来,他又射了,射得是又多又稠。

石川施恩惠仔细的舔着关容的阴茎,把他射出来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全部喝下,饶是这样还不满足,鼓起腮帮子吸了两下,顺便舌头还在关容的马眼处扫来扫去。

关容这个小处男何曾经历过此等销魂,双腿发软,只能扶着墙才勉强没有倒下。

石川施恩惠似乎根本就没打算放过关容,她继续舔着关容的阴茎,双手揉着关容的两个阴囊,头一前一后的摆动着,嘴里啧啧有声。

按理说连续射精两次后,关容的持久力怎么也该提升一点了,但很不幸,在石川施恩惠的攻势下,关容满脸委屈的射了第三次。

我特么处男之身就献给这张嘴了啊!!!关容心里十分憋屈,我特么还没尝过女人阴道的滋味呢!!!

连射三次后,关容有些疲倦,他冲石川施恩惠摆了摆手,石川施恩惠吐出嘴里的阴茎,好奇的看着关容。

不行了不行了,老子连站着的力气都没了,关容靠着墙慢慢的坐下,阴茎无力的垂着。

石川施恩惠扑闪着一双大眼睛,赶忙在地板上铺好被褥,然后扶着关容慢慢躺下。

关容示意石川施恩惠自己要休息一会,然后在脑海中询问系统,「我现在有多少愉悦点了?」

「滴,宿主现在共有愉悦点三十四点。」系统的回答很准时。

「我能现在换点东西吗?」

关容话音刚落,脑海中立刻就出现了一张菜单栏,里面密密麻麻写着种类,每个种类下面还有各个子菜单,品种实在是非常丰富。

关容实在没有精神去看那些种类了,他直接问系统,「有没有什么丹药能改善我的身体的?」

刚说完,关容脑海中立刻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丹药,从街头卖的大力丸到九转还魂丹应有尽有。

我艹,关容已经无力吐槽了,「我说大哥,你还是把能改善我的身体的丹药挑出来吧,我这样找会累死的。」

关容眼前立刻又出现了一排排的丹药,但是一看价格,算了,我还是死了吧。关容直接四仰八叉的往被褥上一躺。

身旁的石川施恩惠见关容裸着下体往被褥上一躺,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乖巧的躺在关容的臂弯中,小声的询问着。

关容轻轻拍了拍石川施恩惠的肥臀,示意自己没事,然后还用手捏了两下。

石川施恩惠娇吟了一声,一双手也伸到关容下体握住阴茎,慢慢套弄着。

这小处男如何会是老司机的对手,没几下,关容的阴茎又是坚硬如铁,石川施恩惠捏了一下,感觉硬度差不多了,然后翻身而上。

噗嗤一声,关容的阴茎一下子就进入了石川施恩惠的阴道中,阴道早已湿透,里面又热又湿,让关容很是受用。

终于尝到阴道的滋味了,关容很是欣慰,但是又感觉有点怪怪的。

等到石川施恩惠开始前后耸动起来时关容才知道哪里怪了,喂,为什么是你在上面啊,不是应该我在上面吗,关容心中大声呐喊着。

石川施恩惠丝毫不理关容的感受,只顾着自己大力耸动,还抓住关容的手往自己的乳房上靠。

这算什么,我这是被干了吗,关容欲哭无泪,有心想挣扎,但下身传来的快感却又让他不舍。

随着石川施恩惠的大力耸动,关容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他的双手早已经抓住石川施恩惠的双乳,放肆的揉捏着,脸上一片潮红,鼻息粗重。

石川施恩惠则是双手撑在关容的胸前,双腿发力不断使自己上下挺动,套弄着关容的阴茎,头部微微往后仰着,媚眼如丝,一头长发如瀑布一样垂了下来。

啪啪啪,这是肉体与肉体之间的撞击。

啊啊啊,这是灵魂与灵魂之间的较量。

与此同时,房门的一个小角落处,那里的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捅出了两个小洞,一双燃烧着嫉妒的眼睛透过小洞看着房间里的活春宫。

「八嘎,姐姐一定是我的,关容,我一定会让你死在津轻。」那双散发着嫉妒的眼睛的主人正是南部信直,他一边看着房内的一切诅咒关容,一边用手在自己下体急速套弄着。

「哦,姐姐,我的姐姐,让我射在你的身体里吧,哦哦。」随着身体的一阵抖动,南部信直的精液射了出来,只是那精液又稀又少,还带了点黄色。

……

终于到了出发的日子了,这几天关容整天和石川施恩惠呆在一起,尝试着各种姿势,关容现在甚至有点舍不得离开了。

「啊……」关容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十分不舍的走出房间,天还是完全黑着,远处看不到一丝光亮。

「我说老王,咱们有必要起这么早吗?」关容顶着两只熊猫眼看着王猛。

王猛有些无语的看着关容,主公什么都好,就是太不节制了。

一旁的关羽拿着青龙偃月刀走了过来,「兵贵神速,三户城离大浦城不远,我们现在出发,赶在天亮前到达那里,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关容看看王猛,又看看关羽,摊开了双手,「可为什么我要跟着一起去呢,你俩才是专家啊。」

看着关容近乎无赖的样子,王猛无奈的叹了口气,「主公啊,这是我们的第一仗,你当然要身先士卒了,要不以后怎么服众?!」

好吧,老王你赢了,关容无力的垂下了头。

一排排的足轻开始往大浦城进军,大浦城是津轻首府,只要拿下大浦就等于控制了津轻地区。

关容百无聊赖的走在后面,南部家只有很少的马匹,只供给主家自己人用,打仗时大部分人都是靠走的,关容一个外人,当然没有马匹可用。

关容忽然拍了一下王猛的肩膀,王猛疑惑的转过头,就看见关容一边指着走在最前面的关羽一边坏笑着。

「老王你看云长站在那一群人中,像不像一只巨大的猩猩领着一群矮小的猴子?」

王猛随着关容的目光看去,也是乐了起来,「像,实在太像了,哈哈哈哈。」

这也不能怪关容和王猛,关羽本身身材高大,而战国时代的日本人普遍矮小,一米六就算是难得一见的高个子了,大多数日本男人只有一米五左右,关羽这大块头往这群小矮子中间一站,也怪不得关容和王猛要偷笑了。

难怪系统要给这次任务定为D+ 了,面对着这样一群矮子很难不产生身体和智力上的优越感,而且战国时代的日本人口又少,地方又小,关容想起后世网络上对日本战国时代的评价——村长打群架,很贴切啊。

此时关容忽然想起一首诗,

「老王,此时此刻我突然想吟诗一首啊。」

王猛有些奇怪的看了关容一眼,这没时没晌的怎么突然要念什么诗呢,但他也不好打断关容的兴致,

「主公有此雅兴,不妨吟来听听。」

关容清了一下嗓子,面对着西方高声朗诵,

「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

漫长的黑色总是让人觉得无聊,关容边打哈欠边跟在队伍的后面,王猛陪着他不停的说话,尽量让关容不要睡着。

突然前方的关羽将大刀一摆,喝止了队伍,然后让一名传令兵前来找寻关容和王猛。

关容和王猛二人来到队伍前面,关羽指着前方一条岔路问道,

「景略先生,我们该走那条路?」

王猛沉吟了一下,看了看四周,摇了摇头说道,「津轻为信怕是已经得知我军要进攻大浦了,原先的计划需要改变了。」

「先生何以得知?」关羽疑惑的问道。

「云长你看,大路那边杀气四起,必有伏兵。」王猛神神叨叨的。

关容睁着眼睛努力看着大路四周,除了一片漆黑外啥也没看到,「莫非这杀气需要开天眼才能看到?」关容挠了挠头又问道,「那么我们就走小路吧。」

「不,走大路。」王猛果断说道。

关羽疑惑的问道,「先生,既然津轻为信已经在大路上设好伏兵,我们何不从小路绕过去直取大浦城呢?」

王猛狡黠的笑了一下道,「小路难行费时,况且我们这次进攻津轻,大浦城不是主要目的,主要目的是消灭津轻为信的实力,只有消灭了津轻为信的主力,我们才能在津轻地区安稳的扎下根,到时候大浦城还不是手到擒来。」

「话是这么说,但凭这两千猴子一样的足轻……」关容的声音越说越小,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

「呵呵,这时候就需要主公你压箱底的宝贝了。」王猛笑得很从容。

「老王你是一点都没忘这些东西啊,哪有你这样算计自己主公的。」关容一边感概着,一边拿出那两百粒妖化丹。

王猛让关羽找了两百足轻到一个角落里,然后把妖化丹给他们吃下,过了一会,妖化后的那股气势连关容都察觉到了,关容紧盯着那个角落,想看看他那妖化后的士卒。

妖化后的士卒显然和常人完全不一样,都是两米左右的大高个,赤裸的身体上堆满了肌肉,上面青筋层层叠叠,面目也已经和常人不一样了,脸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毛,眼神凶恶无比,嘴角处两颗尖牙露在外面闪着寒光,就像是西方神话中的兽人一样。

关容无意间瞥了一眼那些妖化兵的下体,靠,那根东西都快和他的手臂一般粗了,长度也快赶上他手臂的长度了,最关键的,那还是软绵绵的,真不知道如果硬起来会变成怎样的凶器。

关容在心里感概了几句,叫出系统买了两百身战甲和武器,总不能让这群裸男直接上战场吧。不过好在战甲还挺便宜,两百套也就花了他二十愉悦点,还在关容的承受范围内。

穿上战甲的妖化兵看起来威风凛凛,战甲是纯精钢打造,覆盖了全身每一寸的肌肤,连头盔都是全覆盖的,只露出了两个眼孔。武器都是些巨大的斧头或大刀,有些则是狼牙棒。让这些妖化兵显得异常的狰狞。

两百妖化兵整齐的站在关容面前,然后单膝下跪,以拳捶胸,以示对关容的效忠,关容总算长出了一口气,他就怕妖化后的士卒会翻脸无情,直接把他们哥仨给宰了。

剩下的一千八百名足轻看见这两百名妖化兵后完全呆住了,趁着他们不注意,王猛朝关羽使了个眼色,然后拉着关容走到远处。

关容早就看见了王猛朝关羽使眼色,也知道这一千八百名足轻的下场,只是他心里却并不好受,他拉着王猛的衣服不停的问,「老王,真的需要这样吗,不能不杀人吗?」

「主公,」王猛收敛笑容,整理衣襟后朝着关容深深的行了一礼,「我知道主公善良,但这些足轻必须死。如果他们不死,那么主公的秘密很快就会被其他人知道,到时将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而且这些人是南部晴政的,主公欲争霸天下,日后迟早会与南部晴政为敌,现在先解决南部晴政一部分的实力,以后就会轻松一点。主公,自古以来,各个帝王的争霸之路都是由鲜血和白骨染成,主公切莫心软。」

关容低着头,有些不忍的说道,「老王,这些大道理其实我都懂,只是……」

「主公若是真的不忍,那日后善待他们的家属就可以了。」王猛安慰着关容。

另一边的关羽见关容和王猛已经走远,举起手中的青龙偃月刀,然后朝着那一千八百名足轻一指,两百妖化兵举起手中的武器,悄无声息的就扑了过去。只是一会的功夫,那一千八百名足轻就已经全部倒在血泊中了,他们甚至连一声喊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解决了这些足轻后,关容才和王猛一起过来,关容看着满地的鲜血以及鲜血中的断肢残骸,忍不住在路边吐了起来。

王猛和关羽重新敲定了一下作战计划,由关羽领着妖化兵悄悄靠近津轻军的伏击地点实施突袭,王猛则陪在关容身边,轻轻的拍着关容的背。

远处喊杀声大起,中间还夹杂着一些惨叫声,关羽带领着妖化兵发动了突袭,本来准备打个伏击战的津轻军被关羽杀了个措手不及,妖化兵们更是大开杀戒,不管敌人是否投降,战斗很快就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王猛陪着关容在几名妖化兵的保护下静静等待着,直到喊杀声越来越小,远处的关羽兴冲冲的奔了过来,把夹在肋下的一个人往关容面前一扔,「主公看看我抓到了谁。」

关容看着眼前这个满脸迷茫的男人,这个男人正是津轻为信,此时他的脸上还全是迷茫的神色,显然他被关羽的这番突袭打蒙了。

津轻为信抬头看见关容,脸上立刻出现一副狰狞的神色,跳起来就想往关容身上扑,关羽在他旁边直接就是一脚,扑通一声,津轻为信直接被踢出几米远。

关羽又把津轻为信拎回来往地上一扔,然后一脚往他身上一踩,咔吧一声,津轻为信的肋骨瞬间就断了好几根,疼得他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嘴里哀嚎连连。

关容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的津轻为信,心中有些不忍,王猛轻叹一声,在津轻为信身边蹲下,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要来进攻的?」

津轻为信丝毫不理睬王猛的问话,只是不停的在地上打着滚。

王猛看了一眼关羽,关羽上前一步,又是一脚踩在津轻为信的手上,咔吧一声,津轻为信的指骨又断了好几根。

俗话说十指连心,这回津轻为信甚至痛得连哀嚎的声音都发不出了,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滚滚而下,又一滴滴落到身下的泥土里。

「我再问一遍,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要来进攻的?」王猛的声音像冬天里的寒风一样。

津轻为信打了个哆嗦,然后忍住疼用嘶哑的声音回答道,「南部信直,是南部信直派人来告诉我的,他把你们的计划全部告诉了我。」

「哦?!那么你们之间具体是怎么交易的呢?最好把所有的细节都告诉我,还有,不要试着蒙骗我,不然你会死得很惨。」王猛笑吟吟的看着津轻为信,只是那股笑容里透出来的阴狠让津轻为信不寒而栗。

「只要我把你们全都杀死,南部信直就会想办法让南部晴政承认我的独立,到时我就是和南部晴政一样是个大名了。」

「嗯,是个合算的交易,只是南部信直为什么千方百计想要杀死我们呢,主公,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王猛一脸坏笑的看向关容。

关容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自己和南部信直唯一有联系的点就是石川施恩惠了,难道那王八蛋是因为娶了他姐姐才会记恨自己,不会吧,难道这家伙是个恋姐癖?!

关容和王猛关羽这么一说,三人合计了一下,觉得只有这种可能了。王猛咂咂嘴,满脸的不可思议,关羽也是捋着胡子一脸懵逼,这小日本的确有点变态。

关容并没有杀掉津轻为信,他简单的为津轻为信包扎了一下,看得王猛和关羽在一旁目瞪口呆,主公竟然连这个也会,真乃神人也。

给津轻为信包扎后关容等人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反正现在津轻为信都被俘了,他的主力更是被屠杀殆尽,只要再拿下空无一人的大浦城,那么整个津轻地区就都被控制在手里了。

「总算有一块属于自己的根据地了。」关容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感概,他看向远方,那里一轮红日正喷薄而出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