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调教性虐研究协会包含调教、道具、丝袜等等

【女性调教性虐研究协会】

第二十二章

当监控里,慕容慢慢脱下了身上的衣物时,我睁大了双眼,几乎要把脸都贴在显示器上了,那激动不已的心情,连呼吸都骤停了下来。

偷窥,虽说是人性因好奇而产生的一种偏激过份的邪念,但是不得不说,偷窥这种行为所带来的那种刺激跟满足感,却是让人的肾上腺素狂飙,让人欲罢不能。

而偷窥最刺激的地方,却在于被偷窥者要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所有的一举一动都被暗处的那双眼睛,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用来简单的例子来说明一下偷窥的魅力所在,很多漂亮的女模特都会拍有各种写真集,她们在镜头前穿着各种暴露的衣装,或摆出各种娆人的妩媚姿势,就算是穿着丝袜跟内裤的摆拍照片,也让我感觉不到那种满足感。

还是这个漂亮的女模特,如果她穿着OL装,衬衣丝袜西裙高跟的OL标配,在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偷拍,那感觉真不一样。

比如透过她胸前衬衣与内衣的间隙,拍到她胸前那一点突起的嫣红,又或者当她坐在咖啡馆里时,我们目光焦聚,从那丝袜美腿的高跟鞋往上,经过光滑的小腿,来到桌下那微微张开双膝,透过裙子的裙口与双膝间那小小的缝隙,就算是看到里面那透出一点点的颜色,都让人有无数遐想,让人有想更进一步,看到更多的欲望……

就算是裸露的下体,在镜头前摆拍,跟入厕时在不知情的状态下被偷拍,同是一个女人,同是那个阴部,但从观看者所处的位置与角度观看到,那感官上都会有不同的体验。

这却是应了那句话,「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当然,偷情与偷窥,虽然不是一回事,但是从「偷」这个行为所带来的刺激感,还是能让很多人性奋的。

摆拍的,也许看完就是那回事,而偷拍、偷拍,却让人还有一种想看更多……想要更多的欲望。

偷拍偷窥所产生的刺激感,会促进欲望的进一步索求,会让人产生性欲的动力。

就比如现在社会上有人喜欢在街上、商场、女厕所里偷拍那些时尚靓丽的美女,而偷拍的产业,早已在网上形成了规模了,而这些偷拍女性裙底,入厕的视频,都会流入各种牛鬼蛇神的网站。

而偷拍类的视频,观看点击率还不低。

看着屏幕上,被偷拍的慕容在房间里脱下了那身白色雪纺裙,却是让我想起了董永与仙女的故事。

传说董永放牛时在野外碰上了仙女下凡洗澡,董永不但蹲在水边的草丛中把全裸的仙女看得个精光,还偷偷把人家仙女洗澡时脱下的衣服给藏起来,以此来威胁,结果仙女没办法只能嫁给他,到后世这还成了一出美谈,成为了后世浪漫七夕节的传说……

看着那全裸的慕容,我在想……我拿这个视频学董永大神,去威胁她,慕容仙子会不会也能嫁给我……?

当然,这只能想想而已,我觉得我真敢这样做,估记会被抓进监狱成为传说……

衣杉渐宽……慕容那雪白的胴体,随着纱裙从她身上向下滑落,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展现在我的眼前。

「喔……」我喜形于色,在看到慕容脱下衣服的那一瞬间,就不自觉的出了惊叹。

也许用「雪白」有些夸张,但是随着慕容把衣服脱下全裸后,好像连她身边的光线都明亮不少。

太震撼了,太漂亮了,太完美了……

原谅我,以我那技校毕业的学历,真找不到什么华丽的词语、句子来形容我第一次见到慕容全裸之所见。

在我脑海里,只有这三个「太」能表达此时我的想法……

从上到下,首先是慕容那对双乳,圆润挺立又饱满,像二个半球挂在她胸前,不得不说,这种乳房,还是挺符合我的审美标准的,至少比什么尖椒乳好看多了。

而完美,却不是说慕容这对乳房要有多么巨大,其实从她穿 D罩杯的内衣尺寸,我早就知道慕容的胸围大约有多大了,这虽然不是 F杯的巨乳,但也绝不是贫乳,而我说的完美,是从慕容的身高跟双乳的大小搭配来说的,从视觉上看,是极度的协调与舒服。

而且看上去是那么的柔软,好想摸一摸,抓一抓啊……再把脸埋进那乳沟中来回的滑蹭,感受一下那嫩滑与柔软的话……光想想就让我鸡动。

而慕容这对双乳之上,最让我鸡动的,还得数那两粒粉嫩乳头。

这两粒乳头屹立在乳峰之上,挺拔而突,跟四周的乳晕颜色基本保持一致,粉而嫩。

我都把画质放大了,想再仔细研究下那二颗粉嫩的小肉粒,但奈何针孔摄像头的镜头虽说是高清,但也高清度有限,放大后图质像索失真严重,这让我有些失望。

而慕容的腰,其实我通过当初安装在慕容电视上的摄像头早已见过,并没有什么带给我新的惊喜,还是那样的平滑且曲线优美。

而最我呼吸都急促且让人性奋的地方,就是慕容的下体了。

做为女人最为神秘,又让男人最为感兴趣的地方,莫非是女人的这片禁区。

而平时,慕容的这片禁区,都是被衣裙裤袜包裹着,这是我曾无数次想看想,想去研究的地方。

就算最初我安装的各个监控,都没拍到慕容的这片禁区之地,而现在,这片神秘的禁地,就这么轻易的呈现在我的眼前。

当慕容最后把裙子褪下的那一瞬间,我的视线就很自然的集中到了那片三角地带。

入眼的是有些淡的黑色。

虽然这针孔摄像头拍出来的画质有些渣,但是慕容的下体,阴埠上那一片黑色的倒三角,还是拍得很清清楚楚。

很明显,这片黑色并不是内裤,而是女性性器官上阴毛,一条细小的白色,垂吊在两腿之间……

我舔了舔感觉有些发干的嘴唇,又咽了下口水。

我觉得我赚到了,毫不枉费我这么辛苦的在慕容家里安装了这么多监控,光是能偷拍到慕容全裸,就值了。

监控里,把衣服脱光了的慕容,并没有那种光着身子在家里到处跑的习惯,只见她又打开衣柜,拿出了一件 T恤穿在了身上。

她没穿内衣,薄薄的 T恤穿在她身上,她的双乳顶起了胸前那一片衣杉,却是能明显的看到乳尖的轮廓。

慕容从旁边扯过一个塑料袋,然后坐在一张凳子上,然后她张开了双腿……

「喔!!!」我睁大了眼睛,呼吸也有些急促,连忙放大画质……

只是……命运有时就会这么捉弄人……

还没等慕容把双腿张开到最大,也许是房间里光线有些暗,慕容转了一个方向,她面向窗户,迎着光亮,张开了双腿,然后俯身弯腰低头看着她自己的私处,双手伸到胯下,弄着什么……

「Who???,这是什么情况?」

慕容在干嘛?她在干嘛?自摸还自慰啊???啊啊啊啊!!!看不到啊!!!我看不到啊!!!

因为我安装摄像头的位置关系,慕容转了方向后,只能从慕容的侧后方拍,看着慕容双腿张大,低着头弯着腰,双手正摆弄着自己的私处,我却看不到她在弄什么……

我焦急,我好恨,感觉心头有一股怨气冲到了喉咙里。

还好,没当场吐血……

慕容在干嘛,我不清楚,但是从她的动作,不难看出,至少她现在是在翻看自己阴部,如果监控能正面拍到,至少我也看到慕容的蜜穴小口张开的那个瞬间吧。

但是现在,只能看到个侧影……重点精彩的地方,全看不到,你说我恨不恨……

要知道,虽然我在慕容家里装了很多监控,但是为了安全减少被发现的情况,很多个摄像头的位置都是在比较高的地方,想要拍到那种细节的动作,有点难度,除非像刚才这样,慕容正好处在她房间里,而那个放置在台灯里的针孔高位置又比较低,而她又正好坐在正对镜头前的凳子上,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却是被她稍微的侧了一下身,就拍不到她翻阴扣穴这种操作……

这真是……时也,命也……唉~~

不过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哼,迟早会拍到我想看到的东西,不过拍到全裸的慕容,也该满足了……

虽然细节没拍到,但是慕容的动作却是一览无余的,只见不多时,慕容就从她下体拉出来一个像栓塞的东西,她用手拎着尾部的一根白线,直接把这个东西丢进了垃圾袋中。

进过慕容房间后,我知道了这个是什么东西了,这个应该就是那盒像按摩棒一样的卫生棉条,虽然白天的时候,我进慕容家中,发现她的那盒卫生棉条少了几根,但我却不知道她经期是什么时候来时她用掉了,但是我看到慕容从她的蜜穴当中拉出一根带红的卫生棉条时,我知道了这几天就是慕容的经期。

至于知道女性的经期后男人要怎么利用?这个问题就很关键了。

也许我知道慕容的经期后,对我的确没什么用,但是对于一些穿梭在情场的老手来说,这是很重要的信息。

第一是当女性经期来临前,性欲会很强,对于老手来说,安抚挑逗一下,约炮成功率就是事半功倍。

第二,说明此女目前是安全期,可以不戴套内射,就算射得再多,也豪无压力,情场老手最怕什么,就是某一天一个被自己干过的女子跑过来跟你说,她怀上了……真要等孩子生下来了,她来一出胁孩子以令诸侯,你是从,还是不从?

就像首富儿子王聪,身边美女无数,就算是一天换一个轮着干都没问题,我就不信他全都是带套作业的,要知道如果某个女子意外怀上首富之孙,还能生下来的话,那就是母凭子贵,就算是私生,那也是荣华富贵一辈子的事,为什么这么多被他干过的女子,都没传出哪个怀上过?当然,也许有女子怀过,不过最后应该都会拿钱消孩罢了,毕竟就算是首富之子,这干一炮都要赔上几百万上千万的话,也会有压力的。

而除了吃药外,还有就是王聪身边有人帮他安排好了,毕竟吃药还是有风险的,而那些被他宠幸的美女,没去医院做个全身体检,你就没这个资格做人家的玩伴,体检当然就包括了经期的检查了。

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慕容的经期日子,也会被我用上吧……所以,现在还是记录的一下的好。

慕容扯出了体内的卫生棉后,她用纸巾擦拭了下体,又找了条睡裤穿上后,径直来到了浴室。

而浴室这个针孔摄像头,我是安装在灯头之中,角度太高了,只能居高临下的俯拍,只能比较清楚的拍到慕容上半身身上的细节。

看着水流在慕容那光滑的皮肤上流淌而下,而那双白皙的手,不停的在身上各部位游走搓揉,我看得心痒痒,特别是当她的双手揉搓着那对双乳的时候,我脑子不自觉的就模拟了一下那双手的触感……这……应该是柔软还是……纤韧呢?

我也……好想摸一下啊啊啊!!!

慕容洗完澡后,就是日常的各种洗刷了,洗衣服,收衣服,叠衣服,整理家里……好一个贤妻良母型的女子。

只是在她收衣服时,我还是有些小性奋的,因为我看到了慕容收走了被我射过精液的丝袜跟内裤,这些都是她常穿的,我期待着她明天就穿上。

……

我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慕容在家里的各种活动,直到她上床休息。

这时我才发现,现在都10点半了,我连晚餐都没吃。

胡乱煮了碗面条填饱肚子,我看着监控之中那一格的黑漆漆的画面,那是慕容的房间,那个监控并没有夜视功能,我猜慕容应该早已熟睡了吧。

我此时却是一点睡意都无。

桌子上,那个白天从垃圾堆中捡回来的黑色袋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个黑色袋子,是慕容丢的,很轻,几乎没什么重量。

「应该是纸巾什么的吧」我猜想到。

可能是慕容用过的纸巾吧,毕竟慕容算是高素质的人,用过的纸巾不方便随地丢,拿个袋子包好再丢到垃圾堆,是个有素质的人正常的做法。

不过既然捡回来了,就打开看看吧。

「唔?!」

解开黑色袋子,里面却不是我意料之中的纸巾。

一股淡淡的尿味从袋子里传出来,而袋子里的东西,竟然是丝袜。

我用个小棍挑起了袋子里的丝袜。

这是一双很薄的肉色长筒丝袜,丝袜筒口还有装饰用的蕾丝刺绣,其中一只丝袜褶皱严重,几乎皱成了绳子一样,而且还有些湿润,袜筒上,还沾有一些黏液痕迹,而尿味就是从这双丝袜上不停的散发出来的。

这……这是慕容丢的?!

为了确认,我脑海里把今天碰到慕容的过程,又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遍。

「没错,当时慕容手上拿的就是这个袋子」

兴奋与疑惑,同时在我心中升起。

兴奋的是,丝袜啊,慕容用过的,带原味的那种,疑惑的是,这严重的褶皱跟尿味是怎么回事?这双丝袜经历过什么了?

看着这双丝袜,我渐渐从兴奋陷入了沉思之中。

首先,这双肉色的长筒丝袜的确是慕容丢的,这么私人的事物,应该不会让别人帮扔。

既然是这样,那说明这双丝袜,是慕容本人的没错。

看到丝袜,我突然想起一个慕容在脱衣服时的一个细节。

「好像……我没见到慕容脱内裤?」

还好,所有安装在慕容家里的监控,都有录制功能,我点开了慕容回家后脱衣服的那段回放了起来。

仔细看了慕容的每一个动作后,我的确发现,慕容在脱裙子时,并没有穿有内裤,裙子一脱,就露出了下体。

「这什么情况? Cos的装扮需要,不用穿内裤?是脱裙子的时候连顺带连内裤一起脱了?」

为了求证,我又翻了慕容把衣服拿去洗的那段。

也没有从裙装里抽出内裤的动作啊,而阳台晾晒衣架上,也没晾晒有内裤……

「这什么情况?慕容穿裙子时,竟然里面是真空的,连内裤都不穿?」这个发现,让我惊奇。

不过这丝袜又是什么情况?这丝袜上的尿又是怎么回事?

没有亲眼所见,所以只能靠脑补了……

丝袜应该是慕容今天穿出去,这个没什么问题,但是穿着丝袜不穿内裤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尿液的问题我没想明白,这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想了好久,得出以下推论。

慕容今天参加漫展,早上出门时,没穿丝袜,但是她穿着连衣裙,这内裤应该是穿的了。

然后换上那套 Cos的白色纱裙跟肉色的长筒丝袜,只是在这里还有个问题又想不明白了,慕容那套纱裙是长裙,没露大腿啊,就算是穿上肉色的长筒丝袜,好像也没什么作用啊,既然这里想不通,我只能假设慕容这么穿是她喜欢……

漫展很多人,慕容很忙碌,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然后憋不住尿出来了,把内裤跟丝袜打湿,湿了不舒服,所以她把丝袜跟内裤脱了,因为没有多余的更换,只好不穿了。

……只是这推论却是漏洞百出啊,我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如果是换下了被尿湿的内裤跟丝袜,那袋子里的内裤哪去了,也没见慕容回收拿回家洗,是扔在别处了?

为什么不丢在会场厕所或周边垃圾桶里?非得拿回家来扔?

还有个重要的漏洞,那双丝袜虽然褶皱,但是穿过跟没穿过,我还是看得出来的,穿过的丝袜,袜筒跟筒口会撑开的比较大,只有水洗过后再晒干后,才会恢复到原状,而这双丝袜,虽然被尿液打湿,却还好像还保持着那种没穿过的状态,这又是什么情况,还是说这双丝袜的弹性很好,脱下后丝线的恢复度也好,让我也看不出来?

各种疑问,这让我不得不再仔细去观察那双丝袜上的各种细节。

丝袜上的那丝黏液痕迹却是让我眉头有些紧皱,我突然有了一些不好的猜想……

这痕迹怎么看起来有些像精痕的感觉……

想起慕容好像是坐着辆豪车回来的,开车的男人挺帅气的,当时我还有些嫉妒,心叹着有钱就是好,漂亮女人随便找。

而慕容下车时,二人还有说有笑的聊了一会儿,虽然不知道在聊什么,但以前从来没见慕容搭过哪个男人的车回家过……

那男的,该不会是慕容的男朋友吧,今天慕容那么漂亮,如果是我女朋友,我也会忍不住的……

难道二人在回来之前玩了车震?

一想到慕容在车里张开着双腿,任由着男人的抽插……想到这,我有些心慌,有种像被抛弃的感觉。

「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努力让自己心平静下来。

「对……对了,慕容还在经期,回来时还把塞在体内的卫生棉条拿出来,不可能做那种事情」

女人还在经期,就算男人再性奋,知道这个也会退避三舍,如果二人是正常恋人关系的话,也不会在经期做爱吧,况且慕容阴道中还塞着棉条呢。

如果是我,我会怎么做?既然推理不出来,我闭上眼,套用已知的条件,直接用代替法,换位思考来推导这个问题。

如果是我,鸡巴早已饥渴难耐,经期虽然是做不了,不过却可以玩足交什么的吧,光是慕容那双美腿玉足都能玩好久,况且不能插进去,就不能在门口蹭一下吗?

让慕容穿上那肉色的长筒丝袜,感受着那丝滑的玉足夹起我的肉棒,上下不停的搓动。

我也可以让那早已变硬的肉棒,顶着慕容的蜜穴口不停的刮蹭,再翻出她的阴蒂,不停的刺激,这样就算我的肉棒没有插进她的小穴之中,也能让她达到高潮。

而慕容早已在我的刺激之下,扭动着身体,呻吟不断。

我还可以刺激她的尿道口,让她在尿意中达到高潮。

既然不能让身体里那狂暴的性欲通过不停的抽插她的小穴,以消耗大量体力的方式来释放,那只能通过别的途径来减欲了,也许加大对慕容各敏感部件的刺激,让她欲仙欲死就是不错的方式。

阴部的强烈刺激,会让慕容直到高潮,如果之前有憋尿的话,那高潮所带来的快感,能让她小便失禁……

所以,丝袜上会沾上尿液,而也到高潮的我虽然不能直接射进慕容的小穴之中,但是可以来个颜射外射什么,比如直接把精液射在她的外阴上。

而这个时候,慕容穿着的丝袜上也难免会沾染到精液……

好像这样推论啊,全对得上了……

「啊!!!不对,慕容不是这种这么随便的女人」

我觉得我好像人格分裂了一样,脑子里,另一个我跳出来大喊道。

但是丝袜上的尿液跟疑似精痕又怎么解释,总不会是慕容自慰造成的吧,她一天都在展会上,还坐别人的车回来,怎么看都没这个条件自慰吧,如果慕容是从家里出来丢的丝袜,我还相信有可能是自慰造成的……

我发现我头有些痛……

算了,别想这件事情了,我安慰自己道,这件事情就像是迷一样。

这丝袜是怎么回事,只有慕容自己才清楚。

虽然我也很想知道是丝袜背后的故事,但是我也有些害怕真相,这真相万一是慕容跟那个帅哥车震留下的,我怕我会接受不了。

不过慕容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就算她现在没男朋友,那迟早也会有吧,只是不知道会便宜了哪个男人。

一起到慕容迟早也会被其它男人压在身下,被疯狂的输出,会被插到呻吟连连,小穴白沫翻腾的样子,我突然就感觉有股无名火气在胸口中燃烧……

「不行,就算我得不到她的心,起码也要得到她的人!!!」我紧握拳头,咬紧牙齿,暗暗用力想道。

这事还得好好计划一番才行,别到时鸡没吃着,反惹一身骚。

只是,至于要怎么才得安安全全的得到慕容的人,其实我也没什么办法。

去掉靠正常途径可能得到慕容的方法,比如光明正大的追求她,这种方法我连想都不敢想,毕竟大家的学历跟身份相差太远了,技校毕业的我,虽然靠着自己努力,能在帝都买得起房,也算是事业有成,但是跟慕容的相比,我真感觉自己很自卑,就算只比个身高,我都没慕容高……

话说,钱是男人胆,这话真的没错,如果我有马云那身价,这些都不算是个事儿……

其实以我的条件,其实回我家那小县城,或许能找个不错的女子。

但是天天看着慕容那绝美容颜与那完美的身材,我发现我的眼光不自觉的就高了好多,欣赏完慕容再去回头去看家里给介绍的对象,总感觉跟心里所期盼的有很大差异。

就像吃了白糖再去吃西瓜的那种感觉,其实西瓜本身也很甜,只是嘴里还有着留有白糖的甜味,西瓜吃起来,觉得淡如白水……

对于女人的需求来说,唯一让我有信心的地方,就是我胯下那根巨棒了。

我长得不帅, 168CM还是用尽力气挺直了腰跟胸才得出的身高,存款就不好说了,也许在我们村,我能评上个有钱人,但是在帝都这里,只能是算个普通。

小时候不懂男女之事,我那比同龄小伙伴发育得更长更粗的小鸡鸡,每次上厕所,都会被人耻笑,初中时,还被人给我起了个张巨鸡的外号,那个时候,我上厕所都是默默的找无人角落里尿,害怕那些喜欢搞事的同学过来围观,我连买校服,都买大一号的裤子,只因为了让宽松的裤子遮掩住胯下之物。

后来慢慢长大了,虽然鸡巴也跟着成长,但是随着我的身高与体型也在渐长,至少在穿着外裤的时候,就没这么明显了,不过我这胯下之物,的确比一般男人的要粗大很多。

只是粗大也没什么用,我也不会告诉别人,我都28了,他妈的到现还是处男一个,找妓破处又怕死得病,就算戴套也不能打消我的顾虑,这都是在我18岁那年给闹的。

在技校那会,要知道,以前我读的那技校,来读的都是不爱读书学习的各种烂人,就算是稍微能学那么点的人,都读中专去了,都不会来技校读,其实我也不是读书的那块料,中考那几科加起来 213分的成绩,除了读技校,连中专都不收我。

18岁,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大家情窦也早以初开,技校男生宿舍聊天,除了游戏,就是女人,而我宿舍12人一间,基本上全是嘴上有干炮经验,而却没有实战过的处男。

直到有一天有人提议出去找妓来告别处男,然后有四个人赞同,找妓要钱的啊,钱说好大家凑,至于是轮流干还是一起干,我就不清楚了,那时我也没钱跟他们一起去玩。

而那出去找妓破处的四人,在不久后,就出事了,先是有人说下体瘙痒,然后越抓越烂,真的是溃烂的那种,再后来那四人都出现了这种症状,在他们家人带去医院体验后,他们先后退学了,从此再没有听说过。

直到毕业几年后的,同学聚会没见那四人来,后来听知情人士说,这四人之中,有三个因病去世了,还有一个家当时有点钱,送去帝都大医院后,也没有了消息,也不知道还活不活着,至于这四人是什么病,这个知情人士也没说。

听到这,我真是直冒冷汗,吓得我差点没阳痿,然后就对找妓这种事,从心底都是觉得害怕。

再加上因为工作的关系,也没什么时间找女朋友,但是人都会有需求的,为了满足我自己空虚寂寞感,我迷上了上看各种 H视频,内射、口交、肛交这种不过瘾,就看调教、 SM、偷拍等等。

对于这些,我也算是经验丰富了,毕竟我也是看过几千部AV的男人,了解各种姿势与玩法……

不过,观战经验丰富,但没经历过实战的我,却是相当尴尬,就算是晚上做春梦,都是只能梦到正准备插入的场景,就会梦遗了,因为梦虽然能让人感觉真实,但也是要调用储存在大脑里,亲身体会过的感觉。

因为我没插过穴,脑子里更本就没这方面的感觉,所以做春梦时很是尴尬,次次都是梦到正准备插穴就射……

我觉得我的第一次,就应该给慕容……虽然我不敢去想得到她的心,但……也许日久生情呢?

现在问题又来了,我要怎么才能安全的肏到慕容……且不被她反抗,我也不会被抓。

还有个我更关心的问题,慕容她……是处女吗?

看着监控慕容房间里那个漆黑的屏幕,我能想像得到,此时的慕容正在熟睡。

我突然产生了性冲动,想用她家的钥匙潜入进去,乘她熟睡,拔开她的小穴,好好看看那个让我百思不得入,能让男人神魂颠倒神圣之「处」。

***********************************

这里没写男主通过监控看到穴,是真实向剧情需要,一个针孔能拍到的像素有限,再怎么放大,也不可能看清穴的各种细节,我真要写了,就太假了,我干脆让男主眼不见为盼,穴的这部份的描写,会在男主有机会近身后展开描写或者在女主视角里写一些她自己看她自己的下体是什么样的评价。

***********************************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