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足宝典

(文中有恋足人妻调教绿不喜勿入)

第一章:玉足宝典

初春江南的傍晚,淡淡的月色,给静谧的街道和婆娑的树影披上一层清冷的光。石板路上,一前一后快速移动着两个灰色的身影。走在前边的是一个年轻人,手里拎着一个布袋,步伐矫健。他身后的人带着眼镜,年约四十开外,一路小碎步紧紧跟在后面,显得有些匆忙。

二人在街口拐弯,穿过一条小巷,来到一座绿树掩映的院落前。年轻人停下脚步,左右张望一下后,走上去轻轻叩门。院子门缓缓打开,门边俏生生的站着一位艳丽的中年美妇,一身紫色碎花旗袍包裹着丰腴的身体显得曲线毕露,脚下踩着一双暗红色的高跟拖鞋,露出健美的小腿和雪白的玉足。中年眼镜衹觉得呼吸一滞,连忙低下头,颤声问候:「王主任好。」

身旁的年轻人也一直低着头,叫一声嫂子,轻声问「书记在吗?」

中年美妇颔首一笑:「在,正等着你们呢。」

说完一侧身,将二人让进门。二人跟在美妇身后,穿过走廊,走进客厅。客厅很大,布置的很豪华。东边靠墙是一排欧式沙发,沙发中央端坐着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气度雍容,圆圆的脸上一对小眼睛,显得很有神。

中年眼镜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连忙一躬身:「宋书记好。」

中年美妇莞尔一笑,说你们坐,我给你们沏茶。白胖的中年人慢慢站身起来,一摆手:「老肖你坐。亮子,你跟我进来。」

说完踱着步,走进一扇门。年轻人答应一声,拎着布袋跟了进去。

二人进门后,走过一个长长的过道,拐过弯,进入一个房间。房间里空空的,北面有一个窗户,却拉上厚厚的一层窗帘。衹有靠西和靠南的墙壁,排着两排落地的壁柜。宋廉书记打开一扇壁柜的门,拉开一层布帘,里面竟然是一扇暗门,而且是一扇铁门。宋廉用钥匙打开铁门,亮子跟在后面,穿过铁门,是一个窄窄的楼梯一直往下,拐过一个弯再往下,又拐了两个弯子,才来到另一个铁门前。

亮子觉得应该是到了地下室。宋书记将自己带到这么隐秘的地方,可见书记对这件事情,对接下来的谈话,看得多么重要。亮子同时感到,这说明自己已经得到了书记的完全信任,心里不禁怦怦直跳。

宋廉打开铁门,里面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地上铺着地毯,陈设非常简单。衹有两边靠墙并排放置两排沙发,中间一个茶几;另外就衹有墙角的一个冰柜。冰柜旁边又是一扇门,亮子不知道那道门又是通向哪里。宋廉示意亮子在对面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这才开口问道:「怎么样?这回有收获吗?」

亮子定了定神,开始汇报:「我带着潮武和老肖,按书记的吩咐,找到洪斌的住处,他家里果然没有人。」

亮子抬头看了一眼宋廉,衹见宋廉目无表情的半眯着眼,就接着说:「老肖很快就打开了门锁,我们就到处找,一整天,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亮子又看了一眼宋廉,见他还是一动不动的坐着,好像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

亮子顿了顿,想了一下又说:「老大,这趟也不是白跑。

虽然没有找到他们有经济问题的证据,但是却有了很有意思的发现。」

「哦?」

宋廉淡淡的道,「什么发现?」

「就是洪斌这个人,表面上道貌岸然的,其实心里也很阴暗的。而且,他也是一个同好,一个非常资深的同好。」

「哦?」

宋廉的这一声哦,声音明显提高了几度,一直眯缝着的小眼睛,开始放出光来。「说说看?」

「我们在他家里的衣柜里,找到一个带锁的小箱子。老肖打开后,发现里面是一个带锁的笔记本。」

「笔记本?里边有什么?」

「里边记载的全是洪斌风花雪月的事,他的嗜好,他垂涎的女人的名字,对她们的美脚的描述。还有就是他玩弄其中一些女人美脚的过程的记载。」

亮子顿了顿,手里举着一个半旧的淡黄色小本子说「可惜他们经济上的事,他一点也没有记下。」

宋廉看上去有些兴奋,一把从亮子手里抓过淡黄色小本子。锁本子的锁已经打开,宋廉匆忙翻开本子,衹见第一页衹有四个字「玉足宝典」。第二页好像是目录,标题有「小学」、「中学」、「大学」和几个城市的名字。第叁到五页空着,可能是留着添加目录的。第六页开始是正文了,在「小学」的标题下,是一张表格,列有女士姓名、身份、年龄、足码、玉足评价等,最后是玉足星级和是否已得。

宋廉看到,表格第一排的女士姓名为王雪云,身份是校长夫人,年龄36岁,玉足39码;玉足评价是大而白,足底娇嫩。玉足星级为叁颗星。是否已得一栏是空白。

第二排的女士叫丁锦言,身份是班主任,年龄28岁,玉足37码;评价是白嫩,足底红润。星级为两颗星。是否已得一栏是空白。

第叁排的女士为孙留芳,身份是体育老师,年龄30岁,玉足38码;评价是高大丰满,脚掌白嫩肥厚,味略咸,鲜美。星级为一颗星。是否已得一栏是得手。

「小学」项下衹有叁位女士。背面是记载的得手体育老师孙留芳美足的详细过程。

宋廉没有细看经过,又瞟了一眼第七页,是「中学」,这回表格里有二、叁十人,前面几个是女教师和一些老师的妻子;还有一个照相馆的老板娘,一个瑜伽教练和一个女警察。有两个标注叁星的,余下都是两星、一星的。是否已得一栏都是空白。

第七页表格后面还有两个学姐,其余大都是他的同学。其中有一个四星的,叫陈凤,特别标明脚型艳美。是否已得一栏却是空白。其他有叁星的,大部分标注是一星、两星,也有没有星的。衹有叁个女生在是否已得一栏标注的是得手。

后面是「大学」,表格中的人数增多了,大概有叁、四十个人。有教师、有学生,也有社会上各种职业的女人。标注得手的也有七、八个,都附有详细的经过记载。再后面是几个用城市名做的标题,有北京、上海,大连、哈尔滨,重庆、南京,还有海南和乌鲁木齐。令宋廉吃惊的是,每个城市记载的女人不多,大都衹有一、两个人,但是后边的「是否已得」一栏,标注的却都是得手!

宋廉匆匆往后翻,终于翻到了青江市,衹见青江市大项下,还有几个小项,分别是本市、外来、江雨集团和其它。宋廉翻到江雨集团,发现这一项表格中的人最多,恐怕有上百人的名字。

宋廉仔细地看起来。哼哼,这小子心里惦记的人还真不少。有女职员、集团下属学校的女教师、职员的妻子和女儿,甚至还有两个女保安也上了名单,这些人宋廉大都不认识。再往后看,宋廉越来越惊讶,因为有几个集团的中层女主管和一些中层主管的妻女,也赫然出现在这个淫靡的名单中。这些人宋廉就比较清楚了,因为都是一些颇有姿色的女人。

这小子的眼光还算不错。宋廉心里正在念叨,忽然看到一个名字很眼熟:冷冬梅。这不是老肖的妻子吗?果然在身份一栏里写着:健美教练;肖志洪的老婆。

鞋码38,玉足评级叁星,未得手,还特别注明了「风骚撩人」。宋廉若有所思,不动声色的往下看,果然很快看到了唐静的名字。宋廉漫不经心的瞄了一眼亮子,这小子刚才还凑在宋廉身边一起看,现在却已经坐回了对面,装作无事人一样在抽自己的烟。宋廉心里好笑,因为他明明看到亮子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红。唐静,身份是外企白领,余亮的妻子;年龄26岁,玉足37码;评价是白、嫩、润。星级为两颗星。是否已得一栏是空白。

宋廉又看了一眼余亮,发现余亮的脸色越来越红了,就开口说:「亮子,……」

「大哥,」余亮猛吸一口烟,抢着说:「大哥,我没事,你往下看。」

「真没事?呵呵」

「真没事,大哥。」

余亮又吸了一口烟,将手中的烟蒂按到烟灰缸,还揉了揉:「就是这小子说冷姐的玉足是叁颗星,把我家唐静评成两颗星,你说他是不是瞎了狗眼?什么水平!」

宋廉差一点笑出声来,刚想说什么,看到余亮手指着小本子,示意他接着往下看。

宋廉又翻开一页,这回他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也看到了自己妻子王兰英的名字。

宋廉的妻子王兰英不但榜上有名,而且还被洪斌列入所谓「极品玉足」的江雨「五朵金花」,位列第二名。

这「五朵金花」还包括江雨集团的团委书记张倩、财务总监温萍、副总裁张商平的妻子梁奇志。

第二名就是宋廉的妻子王兰英,身份是银行白领;年龄40岁,玉足38码;评价是足型极美、玉趾饱满、足弓高悬、白嫩可人。

星级为四颗星,是否已得一栏是空白。

宋廉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连自己娇妻的美足,竟也早就被他惦记上了。

最让宋廉意想不到的是,洪斌的玉足宝典中「极品玉足五朵金花」的第一名,竟然是江雨集团总裁徐世靳的夫人郭孝芳!洪斌是徐世靳招进江雨集团的,也是徐世靳一手培养、提拔起来的,两年前又升任集团的总裁助理,可以说,没有徐世靳,就没有他洪斌的今天。徐世靳既是洪斌的恩师,也是他洪斌一直跟随、奉若神明的老大。怎么洪斌这小子连徐世靳的夫人也敢觊觎、垂涎?

看到向来遇事从容的宋廉眼盯着手中的小本子发愣,余亮递上一根烟,宋廉伸手接住,余亮掏出打火机替他点上。宋廉深吸了一口烟,脑子里出现了洪斌每次见到郭孝芳都一副诚惶诚恐、毕恭毕敬的样子。宋廉摇了摇头,继续往下看。

郭孝芳,38岁,鞋码39;大学教师,总裁夫人。评价是足型美极、足弓高悬、玉趾饱满、足跟圆润、玉掌肥美白嫩;冷傲清高、真正的天生尤物。星级为五颗星!

是否已得一栏空白。

宋廉慢慢合上了小本子,将手中的烟掐灭,向后靠着沙发,闭上了眼睛,仿佛在打盹。一旁的余亮大气也不敢出,他知道宋廉在沉思,好像在下什么决心。

一直跟随宋廉书记的余亮知道,往往宋廉书记要做出什么重大决定前,就会这个样子。

果然,衹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宋廉就睁开眼,举起右手往茶几上轻轻一按:「亮子,马上去做两件事。」

余亮还没来得及答应,宋廉已经开始布置:「第一,通知所有正在针对洪斌的行动,立即停止。如果已经产生了对洪斌不利影响的舆论,要设法挽回。今后所有人,没有明确通知,不要再过问洪斌的事。」

余亮愣住了,指着小本子说:「老大,这小子他,他……」

「就这么做!」宋廉没等余亮说完,斩钉截铁说。「知道了,老大。」

余亮知道,老大一旦做了决定,就没有回旋的余地。老大的决定必须无条件执行。而且老大的决定,向来都是正确的。

「第二件事,你让老肖将这个本子拍下来,然后找两个一样的本子,再让老肖模仿洪斌的字体,仿制两个一样的,能做到吗?」

余亮虽然不知道宋廉想要做什么,还是很快答应下来。做旧一个本子、模仿笔迹,就像开锁一样,对于圣手老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嗯,很好。」

宋廉满意的点点头:「拍完照就把本子送回去。不要留下痕迹。」

他对余亮的办事能力从不怀疑,但还是加重语气吩咐:「记住,两件事都要保密。尤其是第二件事,决不能再多一个人知道。你去和潮武也交代一下。潮武没有和你们一起回来?」

「他留下打扫战场了,将屋子恢复原样。」

宋廉知道潮武是侦察兵出生,又在刑警队磨练了几年,做这些善后的事最合适。宋廉点点头,对余亮的安排很满意。他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保卫处长,露出了少有的赞许目光。

宋廉看到余亮神色间似乎还是有些不理解,沉吟了一下,缓缓的说:「亮子,有些事,先与你交个底。现在的事情,不是谁来当江雨的家这么简单。」

看到余亮在专注地听,宋廉接着说:「现在全国都在讨论国企改制,江雨集团的改制,也是迟早的事。」

余亮听到改制两个字,神情明显一振。他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怪不得宋廉这回在一些小事上都那么慎重。

果然宋廉接下来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一旦改制,管理层持股可以达到百分之八十。」

宋廉顿了一下,才问「你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吗?」

看到余亮重重地点头,宋廉也满意的点点头。沉思了一会,才接着说:「我已经得到消息,下个月,集团就要开始清产核资;江雨的改制,最快半年后就会开始,最迟,也不会超过年底。在改制开始前,谁掌握了江雨的话语权,未来的江雨就是谁的!你懂了吗?」

余亮全身一激灵。

这个消息他是第一次听到,以前也从来没有想到过。

这么说,宋廉书记所安排的一切,已经不是为了在江雨集团这个近万人的大企业,这个曾经辉煌现在却困难重重、被外界盛传领导班子党政不和的单位,与大权独揽的现任总裁徐世靳争夺更多的话语权这么简单。

安排调查徐世靳的得力干将洪斌,也不仅仅是为剪除徐世靳的羽翼、打击一下这个风头正盛、春风得意的新上任总裁助理这么简单了。

余亮虽然一时还想不清楚,但心里已经隐隐感觉到,这个事情要大得多。

「好了,照我吩咐的去做。」

宋廉看着有点出神的余亮,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你现在不用多想,我会安排好的。对了,潮武没有问题;那个老肖,你以后要多留一个心。」

余亮张开嘴想说什么,宋廉已经一摆手,站了起来。余亮将淡黄色小本子放进布袋子,小心翼翼地包好,跟在宋廉后边走出地下室。

第二章:江雨集团

(待续)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